Charles

Apr 032017
 

網站長時期未曾更新過,仍然停留在Wordpress 3.6版。近期重新打開時發現有一大堆更新。
如果忘記先更新到3.7而直接用新版覆蓋,很有可能會造成各種各樣的問題。例如文章消失、評論消失、Plugin無法使用。
但這些都是小問題。最嚴重的可能會導致網站無法使用。
在最近這次更新時,我忘記先升級到3.7版而直接用最新的4.7.3覆蓋,導致問題一大堆。
最明顯的是管理頁無論如何都打不開,等了十幾分鐘依然都是一片空白、頁面正在載入中。無奈之下,唯有回退舊檔重新升級3.7再用3.7提供的一鍵更新升級到最新版。
好在有備份可以回退舊檔。

 Posted by at 上午 1:12
Nov 172013
 

Linux的宣傳文章一直以來都在強調Linux的ext 2/3/4「不會產生磁碟碎片」,因此「不需要磁碟碎片整理」。無論是兩岸還是全世界,都有這樣的說法,在中文世界更為常見。在中文版Google中搜尋「Linux 磁碟碎片整理」(或者「Linux 磁盤碎片整理」),通常都會見到不少「解釋」性的文章,說Linux「足夠優秀得不會產生磁盤碎片」,或者「有優秀的機制盡量避免碎片產生」。但對此懷疑的人難道就沒有嗎?當然不是,衹不過持懷疑觀點的人不知道如何解釋。若在英文版Google中搜尋“linux defrag”同樣可以見到類似的文章,但有一點不同,那就是可以找到碎片整理工具!它的名字叫做“Linux File-system defragmenter”,可以在sourceforge.net找到(下文亦會提到)。

ext 2/3/4都是Linux最常用的FS (File System,檔案系統/文件系統),ext 2於1993年1月正式被Linux採納,ext 3與4分別於2001年、2008年正式推出。初代ext於1992年出現,衹存在不到1年就被ext 2取代。換句話說,ext系列已被Linux使用超過20年,使用者產生疑問很正常。但可惜的是,能正視、面對的人實在不多,「卸膊」的人反而一大堆。或許叫「卸膊」不夠合適,畢竟他們並非開發者而衹是普通使用者,更合適的形容詞應該會是「雄辯」。因為真正的開發者確實做到了正視問題,並予以解決。

那麼ext到底會不會產生磁碟碎片呢?答案是:會。證據很多,其中一條就來自維基百科:ext3#磁盤碎片

在這裏可以提取出幾個關鍵點:

  • ext 2及ext 3都會產生磁碟碎片,有些時候甚至是快速產生碎片。
  • 可以使用碎片整理工具來重組,例如Shakedefrag,但使用在ext 3就會很容易出事。
  • 作業系統應該盡力消除碎片帶來的負面影響,而不是自己附帶一個碎片整理工具交由使用者自行解決。

產生碎片其實不難理解。例如頻繁地在大檔案的不同位置(尤其是中間)插入新的內容,特別是磁碟空間即將填滿的時候,碎片就容易產生。要解決產生的碎片,在ext 2及ext 3的唯一辦法就是重新複製(自從2011年出現Linux File-system defragmenter之後就不需要這樣了)。

作業系統確實應該盡可能減少碎片的負面影響,例如使用高效率的演算法使用戶感覺不到碎片帶來的影響。因為這一切早就交由作業系統去管理,作業系統自己造成的「問題」不應由使用者承擔,而應由自身盡力解決。早期的DOS及Windows在消除負面影響的演算法做得不夠好,以至於要過一段時間就要使用專門的工具去整理碎片消除負面影響,這一習慣被長久地繼承下來了。

當然了,雖然一般情況下ext的磁碟碎片不會很多,但若ext 2/3的使用者很介意碎片帶來的負面影響(比如不滿意少量的影響或者已經達到嚴重的程度),同樣應該有自由選擇權,使用專門的工具去整理碎片、重組空間。既然使用者確實有需要使用,就沒必要千方百計大寫文章去阻止。除了維基百科提到的Shake及defrag工具,還有一個叫做“Linux File-system defragmenter”的工具,在英文版Google中搜尋“linux defrag”即可見到。

實際上,ext的開發者亦注意到磁碟碎片的問題,並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在ext 4當中,他們增加了一個新的功能,叫做「在線磁盤整理」(Online defragmentation)。有了這個內建的工具,即使出現碎片亦可以隨時重組。其實這個工具就是e4defrag。當然,亦衹限於ext 4。如果想在ext 3上使用碎片整理工具,那就要Linux File-system defragmenter了。

微軟亦採用了類似的做法。由Windows 7開始,Windows就會自行整理磁碟碎片、重組空間,以消除碎片的負面影響。

一直以來,Linux社區總有不少比較極端的人,他們提出一些極端的觀點去反駁使用者的需求,甚至出言阻礙自由使用權。比如這次所說的「磁碟碎片整理」,在他們的眼中,「盡力減少負面影響以至於使用者察覺不到」等於「感覺不到磁碟碎片」,「感覺不到磁碟碎片」等於「沒有磁碟碎片」,既然「沒有磁碟碎片」就不需要「整理磁碟碎片」。看不見的事情一定就不存在?不要太極端。

然後還有「Windows能做而Linux不能做的事就是不需要做的事情」(如果再激烈些的話,難保不出現「Mac OS能做而Linux不能做的事情就是不需要做的事」)。早期的Linux確實有很多事情沒法做,但好在開發者不是狂暴分子,他們並不會如此極端粗暴地說「做不到的事情就是不需要做的」,相反,開發者會一直吸收別人的優點並不斷地完善它,比如3D應用。以前很多廠商都未曾推出針對Linux的遊戲,現在呢?遊戲數量多得多,並且Intel與AMD還有NVIDIA亦推出了針對Linux的硬件驅動,雖然執行效率還不算高(落後於對應的Windows版及Mac OS版)。如果「不需要做」這一說法被開發者採納的話,那麼Linux就會止步不前、固步自封,這不利於發展。

這類極端的說法等於變相地阻礙使用者的自由選擇權,還好的是總會有人為了使用自由而推出對應的軟件,直接無視那些極端人士的說辭,使用戶可以自由地使用自己想要的功能。特別是Linux file-system defragmentation的作者,還有各開發者的努力,他們做得真的很好。

醫學是不是科學?歐洲人說……

 未分類  Comments Off on 醫學是不是科學?歐洲人說……
Sep 232013
 

一直以來,中國人都以為醫學、數學這兩大學科都是科學的一部份,並且已經有近百年的時間。那麼歐洲人是不是認同這種說法呢?

近幾日閱讀中文版《新發現》雜誌,發現2013年8月刊的「科學外史」專欄文章《我們的身體是「客觀存在」嗎?》提到,「雖然醫學在西方並未被視為『科學』的一部分(科學、數學、醫學三者經常是並列的),但西方『現代醫學』大舉進入中國的一開始,就是在『科學』的旗幟下進行的,西醫被營造成現代科學的一部分……」(第108頁)

恰好這本雜誌在兩年前亦刊登過一篇短文,描述的正是「醫學並非科學的一部份」。這篇文章可以在2010年11月刊的第44頁就能找到,它是封面故事《不可思議的科學真相》系列圖文的一部份。這一系列的文章並非由中國人撰寫,而是由一群法國人共同編撰,再由中國人翻譯後在中文版《新發現》刊登。文章法語原文早在2011年8月就已經發表在法語原版的《新發現》(SCIENCE & VIE)雜誌上。

雜誌中文翻譯全文

医学并非科学

对于这一问题亚里士多德和希波克拉底的态度非常坚决,他们都认为医学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门艺术。也就是说,医学是一门只有在特别的、具体的事物中进行表现才具有意义的专门性学问。医学的目标并不是获得有关人类的综合性知识,而是对作为个体的人进行治疗。因此,医学是观察和临床诊断的艺术。

世纪交替,白驹过隙。如今的医学以生物学、遗传学等“真正的”科学作为基础。此制定出普遍性的医疗措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医疗健康领域也掀起了一股实证医学(EBM, Evidence-based medicine)的潮流。这一医学实践现代化进程的定义是由加拿大研究人员提出的,之后便风靡全球。其原理非常简单,就是对围绕某一精确医学问题进行的全部临床研究加以检验,并对医疗措施的价值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可分为A、B、C三个等级。A级表示基于临床研究获得的证据是可靠的,可由
施。B级表示证据水平中等,该医学问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C级表示证据水平不足以制定医疗措施。以预防医学为例,通过体育运动对乳腺癌进行预防的措施等级为A,而通过体育运动对前列腺癌进行预防的措施等级为B。不过,这一等级评定并不影响针对每一位病人采用恰当的医疗措施。而这也正是医学的特别之处。实证医学虽然披着理性的外衣,但是并不会因此就能跻身于科学殿堂。

法語原文(出處

La Médecine n'est Pas une Science

Sur ce point, Aristote et Hippocrate était intraitables. Ils estimaient que la médecine n'était pas une science mais un art, au sens latin du terme.

Soit un savoir général qui n'a de sens que s'il se réalise dans un objet singulier et concret. La médecine n'a pas pour but d'acquérir des connaissances générales sur l'espèce humaine, mais de soigner un homme en particulier. C'est l'art de l'observation et de l'examen clinique. Les siècles ont passé.

La médecine s'appuie désormais sur de vraies sciences telles que la biologie ou la génétique. Depuis les années 1980, le domaine de la santé est également traversé par le courant de l'Evidence-Based Medecine (EBM), que l'on peut traduire par la médecine basée sur le niveau de preuves. Ce processus de modernisation des pratiques a été défini par des chercheurs de la faculté de sciences de la santé Mc Master à Hamilton, en Ontario (Canada), avant de gagner la totalité du monde occidental. Le principe est simple que il s'agit d'examiner l'ensemble des études cliniques menées autour d'une question médicale précise et de noter la valeur des recommandations médicales qui peuvent en être tirées selon trois niveaux : A, B et C. La note A indique que le niveau de preuves établies à partir des études cliniques est solide et qu'il est possible d'en tirer une recommandation médicale générale. Le B signifie que le niveau de preuves est intermédiaire et que la question nécessite des approfondissements. Enfin, le C correspond au niveau de preuves insuffisantes pour établir une recommandation. Par exemple, en médecine préventive, la pratique d'un sport pour prévenir l'apparition du cancer du sein est notée A, alors que pour le cancer de la prostate la note est B. Mais cette notation ne dispense pas d'adapter les recommandations chaque patient. Et c'est bien là ce qui fait la particularité de la médecine. Même vertu des habits de la rationalité, le nouveau paradigme de la médecine basée sur le niveau de preuves n'en fait pas une science pour autant.

參考英語譯文(Google翻譯)

Medicine is Not a Science

On this point, Aristotle and Hippocrates was intractable . They felt that the medicine was not a science but an art , in the Latin sense of the word.

Is general knowledge that has meaning only if it occurs in a singular and concrete object . The medicine is not intended for general knowledge of the human species, but to treat a particular man . This is the art of observation and clinical examination. Centuries have passed .

Medicine is now based on real science such as biology or genetics. Since the 1980s , the field of health is also crossed by the current of the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 EBM ) , which can lead to medicine based on the level of evidence. This process of modernization practices has been defined by researchers of the Faculty of Health Sciences McMaster in Hamilton, Ontario ( Canada) , before winning the entire Western world. The principle is simple as it is to consider all clinical studies conducted around a specific medical issue and note the value of medical recommendations can be drawn in three levels : A, B and C. The rating indicates that the level of evidence derived from clinical trials is strong and it is possible to draw a general medical recommendation. B means that the level of evidence is intermediate and that the issue requires deepening . Finally, C is the level of insufficient evidence to make a recommendation. For example, preventive medicine , the practice of a sport to prevent the occurrence of breast cancer is rated A , while for prostate cancer is the note B. But this notation does not exempt adapt recommendations each patient. And it is this which makes the characteristic of medicine. Even under the clothes of rationality, the new paradigm of medicine based on the level of evidence does not make a science provided


第44頁《醫學並非科學》

 Posted by at 下午 10:01

《2013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欣賞後的感受

 音樂  Comments Off on 《2013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欣賞後的感受
Jan 012013
 

作爲一年一度的固定節目,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總算是平淡中有驚喜。這次的指揮是弗朗茲·威爾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維也納國立歌劇院藝術總監,曾指揮過2011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近年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幾乎年年都加入非斯特勞斯家族的音樂,這樣一來整個音樂會能夠保持以斯特勞斯家族的音樂爲主,並帶來更多新鮮感。弗蘭茲·馮·蘇佩的《輕騎兵》序曲、理察·華格納的《羅恩格林》第三幕《前奏曲》、朱塞佩·威爾第的《急板》(來自《唐·卡洛斯》的芭蕾音樂,第三幕),都被加入其中。當我第一次見到曲目單的時候大感意外,尤其是 ‘Richard Wagner’ 與 ‘Guiseppe Verdi’,簡直是太顯眼了!這兩位名家的作品風格與斯特勞斯家族相距甚遠,但仍能被選中,真是出乎意料。好在實際演奏的時候聽起來不算太突兀,被選中的曲目旋律都比較符合節日喜慶,而且莫斯特把握得不錯。

除此之外,音樂會在下半場時亦有喜慶節目。在演奏下半場最後一曲《威尼斯狂歡節的夢幻回憶》(Johann Strauß Vater: Erinnerungen an Ernst oder Der Carneval in Venedig. Fantasie op. 126)正在演奏時,莫斯特當場向樂手派禮物。禮物多種多樣,有公仔貓、毛絨狗、大笨象、老鼠等等,甚至連玩具廚師湯勺都有,表情亦多姿多彩。曲終時,指揮甚至戴上廚師帽、手拿玩具湯勺指揮樂團!

最後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拉德茨基進行曲》已經是熟到不能再熟,但今年《藍色多瑙河》似乎被省略了一小部分,時長變短了幾分鐘。這多少都有一些遺憾。

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我是在ORF的直播網站上觀看的,雖然有些許模糊,但好就好在可以連續觀看前前後後所有的相關節目,不會錯過每一個採訪細節。今年對比過大陸的CCTV音樂台,該台不知何故比ORF網絡直播慢五分鐘,並如以往幾年一樣廢話連篇,更將中場休息時的特色片段強行截住不播,改成自己的演播室直播。台灣的中視都不至於慢到這種程度,更不會有如此費解的行爲。

接下來,是時候等Blu-ray影碟了。

難以忍受的GFW

 評論  Comments Off on 難以忍受的GFW
Dec 242012
 

幾個月前發現我的網站慢得經常無法正常瀏覽,原本以為是服務商出問題,經過檢查後發現服務商那邊一切正常。
再後來有個別時段甚至連開都開不到,使用翻牆軟件後能暫時開啟了,但極度之慢,登入WordPress控制台成為最大問題。
直到最近實在頂不順,逼得我直接去註冊了Google Apps來開GoAgent,最終順利翻牆,打開網站變得相當快。
一直習慣用Windows Live Writer發文的,但WLW配合GoAgent真是慢得與GFW一樣(可能我未設好),暫時先用WP自帶的。

在此向GoAgent的作者說一聲:非常感謝!
最後向方校長打個招呼:你幾時死啊?

 Posted by at 上午 2:38  Tagged with:
Sep 192012
 

2012年9月18日是九.一八事變的81年紀念日,原本應該衹舉行紀念活動,但由於日本過去三個月內對釣魚島頻繁動作,尤其是上週「購買」釣魚島,激起整個華人世界的不滿。除了「購島」後立即就有抗議、示威遊行,趁着九.一八紀念日再次表達不滿。

遊行示威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事情。然而在大陸,反日大遊行變成了「燒搶大遊行」,相關報導可謂遍地開花。這些反日的遊行隊伍在經過日本品牌的商店時,總會有人衝上去打爛店內設施、搶走可以拿走的商品;發現所經道路上有日系汽車,一律打爛、燒毀;甚至有商舖被燒毀。

結果大陸以外的媒體怎樣講?《中40年來最大反日遊行 走調》。對比港台遊行,人口質素立見高下:《港反日遊行 大陸人士感受自由氣氛

更誇張的還在後頭。9月18日,大陸各大城市開始第二輪反日遊行,這回連坦克都出動了。大陸媒體全部都不報道,衹有論壇和微博轉載了此事:《918广州爱国抗议示威活动现场 理性爱国非暴力

有多誇張,一望就知:

縱觀各大媒體報到,特別是大陸以外的媒體,或多或少都會懷疑這些遊行是共產黨、共產黨政府策劃的。我個人亦認爲有很大的可能。

Jun 032012
 

近期天氣逐漸變熱,電腦的風扇開始高速旋轉,發出的聲響不大不小。當我打開機箱清理灰塵時,想到了大半年前遇到的一件奇事。

2011年的下半年,我曾經在一個QQ群中遇到一個自稱即將移民國外的孕婦詢問如何使電腦不再發出噪音。她說她使用的是手提電腦,全天24小時不間斷開着、幾乎從不關機,整天與自己的身在國外的丈夫視頻聊天,即使不聊天依然開着視頻。導致電腦積塵不少,清理灰塵之後不久再次恢復原樣,於是詢問解決辦法。當時我們很多人都告訴她,手提電腦並不適合長期性24小時不間斷開機,不使用的時候應該關閉,如果需要長期開着就應該用台式電腦。然而無論我們怎麼說明,這位電腦盲始終不肯接受現實,理由是自己即將移民國外,不方便使用台式電腦。最後解答無效,她說出這麼一番話:電腦不是拿來愛護的,是拿來用的、為我服務的,我喜歡讓它怎麼樣就怎麼樣,壞掉了大不了買新的。然後就自己離開了QQ群。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就覺得這樣的電腦盲實在不可救藥。其實很多人都知道,無論是何種東西均有一定的使用方法,是不能亂來的,更不是隨心所欲的。螺絲刀有很多種,十字型、一字型以及各種大小,爲的就是用於各種不同的場合。以那位電腦盲的使用方法,說不定會拿小型十字螺絲刀去擰大號一字螺絲釘,發現擰不上,向他人尋求解決辦法;答曰要用大號一字螺絲刀,否則的話擰斷螺絲刀都沒用;遂拒絕,理由是小的十字螺絲刀攜帶方便,且螺絲刀是為自己服務而非愛護的,斷了賣新的就是。

好在這個電腦盲不是去更換排插,要不然很可能用了可通過電流值過低的排插之後導致過熱燒斷,還死撐說「排插是為我服務的,我要怎麼用就怎麼用」。

真不明白,爲何會有如此愚蠢的人呢?

Windows 8 Consumer Preview 簡單體驗

 Windows  Comments Off on Windows 8 Consumer Preview 簡單體驗
Apr 042012
 

之前已經有很多人體驗過Windows 8 Consumer Preview,不少人的第一感覺是:「開始按鈕不見了,很不習慣!」其實早在開發者預覽版的時候就已經有這種徵兆,衹不過當時的Metro開始畫面非常不好用。不知道現在變成怎麼樣呢。爲了省時間,我用VMware來安裝Windows 8 Consumer Preview。經過一番體驗,感覺新的變化基本上能夠接受,但這些變化對於使用鍵盤及Mouse的用戶而言反而變得有些不方便。

Windows 8 Consumer Preview這回幾乎是將Metro作爲主要畫面來使用,這使得Windows 8看上去與Windows Phone差不多。好在我本身就在用Windows Phone,因此還能習慣。

開機之後第一個畫面,看上去就像Windows Phone的待機畫面!

把這個畫面向上一拖,就出現登入畫面。

現在就與以前的Windows登入畫面差不多。進入之後就是這個開始畫面,我想很多人已經見過了。

桌面還在,而且用起來與Windows 7基本上沒什麼區別。

但是開始菜單不見了,如果要使用開始菜單裏面的東西,必須這樣做:

在鍵盤上按下Windows按鈕(桌面沒了圖標真是麻煩),用你的鼠標/滑鼠指向開始畫面的右下角,這樣在最右側就會跳出5個黑白圖標,按下像放大鏡的那個圖標,名字叫Search(簡中版叫做「搜索」),然後才會跳出Metro版的開始菜單。

按下放大鏡那樣的Search(搜索)按鈕方可找到軟件列表

這樣的畫面看多了自然會適應,其實就是將開始菜單的內容從樹形排列變成平面化排列。不過缺點是,以後再也不能在開始菜單裏面直接爲這些圖標改名了。

嘗試安裝Opera瀏覽器以及FDM下載軟件,均一切正常。在Metro版的開始菜單中,新安裝的軟件將會是這樣出現的(換個口味,用簡中版的):

安裝了Opera和FDM。
如果對比Windows 7的開始菜單,就可以看得出左側那一列圖標相當於開始菜單頂部未分類的圖標,而右邊那些相當於開始菜單當中的文件夾/資料夾及下級列表

不得不說,如果安裝的軟件很多的話,這個列表一定會顯得很繁瑣,反而還不如傳統版的開始菜單那麼好用。

當然了,亦有一些地方使我感到很麻煩。如果在Metro畫面之下使用Settings –> More PC settings(簡中版:設置 –> 更多電腦設置)按鈕,會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返回。如果是在Windows Phone手機,我可以按下 ← 這個按鈕來後退,但是PC呢?目前我衹有3個辦法,一是按下鍵盤的Windows按鈕,二是按下Alt + F4,三是按下Win + D返回桌面。

還有一個更加令人無奈的應該是輸入法。用英文版的還好些,如果用的是簡中版,開機後默認輸入法就是中文,衹要一打字就會打出中文,非常不爽。更加不爽的是,明明在安裝Windows 8的時候有一個選擇:「中文(中國)—美式鍵盤」,相當於關閉中文輸入法打英文。但是在Windows 8開啟後,這個選項消失了,衹剩下一個中文輸入法!實在沒辦法,衹好手工加上「英語(美國)」這個輸入法了。

居然只有一個輸入法!

至於關機按鈕之類的,網絡上新聞、測試一大堆,這個就不用多說了。

大陸版《新發現》雜誌的閱讀感受

 評論  Comments Off on 大陸版《新發現》雜誌的閱讀感受
Feb 252012
 

事先聲明,我本身亦是大陸人,請勿從標題把我判斷成港台人士。
《新發現》這份雜誌做得相當好,大多數文章的水準都很高,並且通俗易懂,它把許許多多最新科技、最新理論都介紹給普羅大衆。本期《新發現》(2012年2月刊)的「論壇」頁有一個留言,大意是說該雜誌幫助破除迷信,能幫助更多人分辨科學、偽科學和迷信。對此我倒不會完全同意,該雜誌在很多時候會因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而使得傳遞的信息出現誤導性,潛移默化的影響可能會帶來不少副作用。從我目前的觀察來看,外國作者的文章客觀性、準確性遠優於國內作者,即使外國文章的翻譯出現失誤。

我個人首先是畢業於計算機系,因此對於一些涉及到電腦科技方面的文章會特別敏感,即使是翻譯問題也會被我找出來。就以2012年2月刊爲例,第58頁中間那段寫着:

「通过重新制定网络地址的句法规则,电子邮箱间实现了准确无误的相互通信。具体而言,他选择了使用@符号——即“at”,译成中文为“在……地方”——来分隔用户名和主机名,实现二者的最佳结合。这位程序员设计了两个网址,TOMLINSON@BBN-TENEXA和TOMLINSON@BBN-TENEXB……」

好了,問題在哪呢?最顯著的翻譯錯誤是「两个网址」。很顯然,那兩個並不是網址,應該翻譯成「地址」。若翻譯成「網址」,會誤導他人將那樣的電郵地址與Web地址一同混淆。

第二個比較有問題的是62 ~ 63頁的那幅大圖。底下紅色的第2條表述顯得有些古怪:「網址被破解」。這回再次混淆了電郵地址與Web地址的概念,而且似乎他們把電郵地址當成密碼來看了。

既然電腦類的文章有問題,那麼其他種類的文章顯然亦會出錯。要知道,作者本身的觀點會有一定的偏向性,假如把自己的觀點混入文章當中當成客觀事例來描述,很容易誤人子弟。甚至乎會出現因政治立場的不同而出現完全不同的偏向性、不同的對待事物的態度,影響自身觀點的描述,使得原本應該客觀描述的文章變得主觀化。這一點在國內作者身上更加容易發現。

最可以說明事例的是兩種甜味劑的介紹文章:糖精、阿斯巴甜。2011年5月第64頁的文章介紹的是糖精,中國大陸人撰寫;2012年1月第92頁介紹的是阿斯巴甜,法國人撰寫。兩篇文章的作者觀點幾乎完全相反。
那位大陸作者的觀點是:未明確證明是有害的,便是無害;當前研究暫告一段落而出現的階段性成果,可以直接當作最終結論;受益者自己研究的結論是完全可信的;公共安全、民衆健康、民主決策不值一提;借文章描述糖精表達自己觀點之機會暗中詆毀中藥(每次提完「糖精未經驗證出有害」的觀點後,就說中藥「未經驗證有效」);對民衆的冷嘲熱諷若隱若現。
法國作者的觀點是:公共安全、民衆健康優先;科學研究應該由第三方權威機構進行而不是由受益者進行;不應該冒風險將新的添加劑在未經全面研究的情況下快速、廣泛地投入市場;研究若不夠全面就應繼續研究,直至全面客觀、理證充分,以證明到底誰是對的;現行的科學評價體系有問題(特指審核材料的專家);關心民衆。

幾乎是截然相反的態度。從文章的角度來說,法國作者顯然很負責任,而大陸作者實在是誤人子弟。本來,在客觀描述的文章當中插入自己的個人觀點並試圖影響大衆,是很多作者獲得尊敬的方法。但很難想像的是,這回大陸作者插入的卻是不負責任的觀點——不是堅持進行到底的科學研究,而是認爲「研究了那麼多次都發現不了問題,就肯定沒事」,並推論出「研究那麼多次都發現不了有效的證明,就肯定無效」,同時還認爲重複研究無必要。這些觀點不但顯得過度極端,而且還顯現出當前很多科技工作者的浮躁心態。而反民主就不用說了。

還好的是,由於這份雜誌的文章主要來自於法國人,而這些法國人基本上都技術過硬、態度嚴謹,可以抵消一部份來自大陸人的不客觀的思想。

因此可以這麼說,看科學類的文章與雜誌,可信度當屬外國人寫的最高,大陸作者寫的文章,除非是實幹家寫的(例如袁隆平、鐘南山),否則的話基本上看看就算了。如果把這個方法套在《新發現》雜誌上,那麼結論就是:即使衹看法國人的文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並且可信度很高。

Feb 052012
 

自從方舟子參與「批判」韓寒之後,雙方不但相互指責,就連粉絲亦分為兩派在台下繼續互爆。暫時來說,韓寒除了出師不利之外暫無其它前科被爆,反而方舟子被人爆出一大堆「作案前科」,而且還是抄襲!

以下是來自微博用戶「變態辣椒」所發的圖片:

圖中可見該列表來源爲中國學術評價網,這個網站做得不錯。

至於韓寒,他那套保皇黨觀點早就暴露了他所代表的一方,同樣都不該幫。

 Posted by at 下午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