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arles 的所有文章

切勿使用大陸的漢化軟件

這是一份來自Blockcn的郵件,後來被轉發給另外一批人以作告示。之所以說相片而不是截圖,原因是該電腦不允許將電腦內的資料向外傳(包括用郵件、USB)。爲了避免洩露收件人信息,在此已經將收件人作模糊化處理。

按照該郵件所講,凡是安全類的漢化軟件均不應使用。其實作爲一個專業人員,既然能夠使用這些安全類軟件,那麼他們的英文水平不至於會太差,因此完全沒必要使用所謂的漢化版。對此我同樣贊同。

一群水平有限的人對Chrome的錯誤「讚美」

Google Chrome是個相當優良的瀏覽器,它甚至比Mozilla Firefox更加好,因此使用的人已經比Firefox的更多。此外,Google Chrome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在Windows中無論登入的用戶是不是管理員身份,均可安裝Google Chrome。這一點無論是Firefox還是Opera都「做不到」。因此就有人說,Google Chrome可以讓非管理員用戶獲得管理員身份來使用Chrome。這樣的評價,真是令人貽笑大方。

首先來看看Chrome會把自己安裝在哪裏。

可以看到,實際上Chrome的安裝路徑是在

\Users\<Your User Name>\AppData\Local\Google\Chrome\Application

而這個地方本身就是該用戶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方,並不需要管理員權限。換句話說,這相當於Chome自覺地把自己安裝在用戶的‘My Documents’裏面,因此根本用不着管理員權限。不過也正因為如此,給了那些不太懂的人一個錯覺:Google Chrome可以直接獲取管理員權限。

那麼Google Chrome到底是不是在使用管理員權限呢?做個實驗就知道了。

    1. 打開你的Chrome
    2. 按下CTRL + O
    3. 進入\Windows\
    4. 對準notepad按下右鍵,選擇打開
    5. 此時你會見到一個記事本窗口,利用它打開\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好了,修改下Hosts裏面的內容,然後按下CTRL + S,看看有何效果。是不是不能直接Save,而要Save as了?

透過這個簡單的實驗,就可以證明Google Chrome並非使用管理員身份。Google Chrome從一開始就並未使用過管理員權限,而是老老實實地在該用戶的權限中運作。

然而就如此簡單的道理,他們卻無法理解。

實際上Google Chrome的用法是在Unix/Linux中很常見,普通用戶不可以直接在系統區寫入內容,即使讀取都可能受限制。因此用戶自身會有一個區域,可以在這裏面做自己的事情,比如自己安裝軟件給自己用而不影響到整個系統。本來Windows XP及更新的版本都有這種功能,但是能夠遵守這個規定軟件實在不多,原因是多數用戶都會用管理員身份進入Windows來使用電腦。雖然WIndows Vista/7都透過UAC加強了這方面的控制,情況卻依然無多大改善,大多數軟件還是更喜歡把自己放到‘Program Files’、使用時產生的用戶數據及資料放在用戶區。

當然了,這樣做各有各好處。如果這台電腦衹有一個人使用,那麼問題不大;如果是多個人透過多個帳戶來使用同一台電腦,並且他們都用Chrome,就意味着需要重複安裝多次Google Chrome而浪費儲存空間。

不過對於部分Google的Fans來說,不需要管理員權限就能夠安裝瀏覽器,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在這種情況下要讓他們理智地理解背後的原理,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他們亦無法理解。

終於看完2012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2012是個特別的年份,大家都開玩笑地說這是個末日之年。電影《2012》帶來的印象實在令人深刻。不過就算真的是末日年,新年始終還是要慶祝的,音樂會依然繼續要聽。今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又再一次準時演奏了。

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由馬里斯•揚頌斯擔任指揮,而他上一次是在2006年。與2006年相比,最大的變化是他的白頭髮多了很多。當然了,最大的變化是,他居然換裝了,很多人都說這實在不可思議。不過不管如何,他今晚帶來的演出真的令人很開心。

首先一出場的是《祖國進行曲》,聽起來就是《拉德茨基進行曲》的變種,楊頌斯甚至還轉過身來,看看觀衆們會不會鼓掌。

接下來印象深刻的是《閑聊波爾卡》,童聲合唱團現身。我看了看,噢,有2個黑人小孩,真是國際化。

上半場結束,本來可以看到宣傳片的(看到了一個人在草坪上滑草的畫面),衹可惜CCTV爲了播放他們所謂的訪談而強行截止,順便播出指揮家的專訪。我心想,這個訪談本來就應該在音樂會開始之前播放才對啊,現在來播毫無意義,反而更掃興——導致宣傳片沒法看!如果我能夠收到臺灣的電視臺直播就好了,如果能夠看到原汁原味的歐洲衛星直播那就更好了,可惜都沒得看。

今年的宣傳片似乎比較短,衹有20分鐘。

下半場開場之後,終於有芭蕾舞可以看了。不過第一場舞蹈看似真的很黄,黄色的衣服、黄色的王宫大廳、感覺有點「黄色」的動作,真開放……

接下來印象再深刻的是《蒸汽機車加洛普》,那個火車的鳴笛、車輪轉動聲都模仿得很像,連指揮都拿起哨子來吹了。

好戲繼續來。緊接着的《打鐵法蘭西波爾卡》,童聲合唱團再次出現,同時工作人員拿出了兩個鐵砧(插在了木桶上)放在指揮臺那裏。演奏時,楊頌斯居然用錘子親自敲響了鐵砧,又一個不可思議!真是喜慶的場面啊!用現在的網絡說法,那真是很有喜感。

後邊接下來的《卡門四對舞》以及兩段來自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曲目,都使得整個音樂會變得耳目一新,至少沒那麼清寡。

緊接着又有舞蹈,這次是一對情侶進入了宫殿,那個女的看着天花板情不自禁地轉圈跳舞,於是鏡頭就來到了舞蹈畫面。舞蹈結束,男朋友拍了下她,她醒過來後覺得很失望。當他們走出去之後,她回頭一望,似乎看到陽台上出現了剛才舞蹈中的人,於是笑着又走了。看來比較有意境啊。

當《電閃雷鳴波爾卡》演完後,就來到加演曲目。與以往一樣,《藍色多瑙河》與《拉德斯基進行曲》都是必演的,而且《藍色多瑙河》演奏前一定會被打斷,讓指揮家致辭,演奏時一定會配上舞蹈。今年楊頌斯致辭了,可是很簡短;演奏確實也配上了舞蹈,但就不是像前幾年那樣,直接跳入觀衆席當中。如果跳入觀衆席當中,那個效果一定會更好。

最後的《拉德斯基進行曲》也是必演,觀衆也是按照慣例跟節奏在指揮示意下拍掌。

有關音樂會中指揮家的指揮風格,我想就沒什麼好點評的了,畢竟這場音樂會主要目的是給人帶來歡樂喜慶的氣氛,樂曲分析反而是第二位。在這種情況下,那些花絮花邊的東西,更應該吸引人——它們也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好了,最後祝各位新年快樂!

Go Daddy支持SOPA法案,真是最大的失誤

在前幾天,維基百科將自己所有的Domain從Go Daddy轉出去,消息一經公佈就引起全球關注,幾萬個Domain一下從Go Daddy中轉移走。由於才剛剛續完費,我暫時不會轉離Go Daddy,年底再破財的話我就真破產了,等過段時間看看結局如何,如果Go Daddy前景不明朗,我再轉也不遲。

我大概看了下SOPA的相關新聞,多半都是反對。其實大家怕的是該法案被濫用,以至於導致已有的網絡環境受到破壞,威脅到創新、創造性的空間,並將矛頭直指娛樂行業。以版權、專利為名去打壓別人,不但娛樂等行業有,實際上電腦界都有,甚至包括Google在內——雖然Google也是SOPA反對者(Google同樣可以從SOPA中受益,下文分析)。

就以手機為例,蘋果iPhone、Google Android與微軟Windows Phone之間的專利戰真是激烈。蘋果直接用專利去打壓Google爲自己的iPhone鋪路,而微軟則想透過專利從Android中收錢獲利。相比之下,蘋果的行爲真惡劣。

這也不難理解Google會收購MOTO的手機業務部門,看中的就是MOTO的專利數量很多,可以用來抗衡蘋果與微軟。一旦完全融合,Google就可以使用這些專利來保護自己甚至打壓別人,因此就可以從SOPA中獲利。不過如此收益會遭到非議,我想他們在權衡之下,最終還是反對。

不能說SOPA的支持者不思進取,如果他們不思進取哪來那麼多電影給大家看?衹不過是他們的新渠道還未完善而已。前路成熟將會怎麼樣呢?娛樂行業我不清楚,但是電腦行業已經有一個很好的例子:ARM。幾乎所有的手機都使用ARM CPU而不是x86,但開發ARM的那家公司本身不會生產CPU,而是授權給別人去製作。這樣一來,大家都是雙贏。換句話說,ARM本身就是完完全全靠專利來生存的,但能說他不思進取嗎?

SOPA的弊端,確實就在於被濫用。濫用法律、亂用法律的現象,在中國大陸屢見不鮮,造成的災難更是不計其數。到現在依然還有這樣的樣板,誰都無法預測哪天就被人使用SOPA控告侵權,後果也可能會是災難性的——例如出現壟斷現象。說SOPA會直接打壓創新,我不覺得會那樣;若說會間接打壓,那是肯定會有的,一旦造成壟斷,壟斷者勢必會打壓其餘競爭者。

至於說SOPA會阻礙資訊信息自由傳播,我看不會。在美國,這種行為等同於違憲——誰會那麼笨去違憲?若SOPA真的違憲,被廢除是遲早的事,因此無需爲資訊信息自由傳播的事情擔心。因此,就算SOPA被通過了也問題不大,真打起官司的話就打到美國最高法院那裏去,反正美國國土內的人有美國憲法保護着呢。

要知道,美國不是中國大陸。

粵地又被打壓

早在2010年8月,廣州市有個「政協委員」紀可光居然提出要禁止廣州台使用粵語,引發大批廣州民衆聚集江南西「散步」,這就是「江南西撐粵語遊行」,同時香港亦有聲援遊行。之後,官方才稍有收斂。但近期又有新動作,這回竟然是廣東省提出,凡是用粵語的電台、電視台,都要上報申請!真是欺人太甚!

就這幾天,香港爆出官方竟然在屯門良景邨、上水火車站的警示牌上使用簡化字,惹來一片抗議聲。與此同時,廣州的粵語媒體又受打壓。兩地均為粵地,都是語言文字受干預,擺明就是中共想要消滅粵地。

中共講求「黨性」,要求所有人思想、行動完全統一,「聽黨的指揮」。而廣州是全內地政治最為開放的城市,著名的南方媒體就在這裏。雖然仍受專制的制約,但仍會被中共認為「格格不入」——南方媒體敢言、敢於報導大新聞、講實話,這與中共的「思想統一」水火不相容。由於粵語的關係,中共央媒的電台及電視台對廣東人難以造成影響,在南方媒體的強力推動之下,廣東人也就更容易獨立思考。

而香港作為民主之地,更加被中共視為「眼中釘」。

中共的惡性極多,這次又再加多一筆。物極必反,等着看好戲。

「着」變「著」,真不是好事

剛剛玩The Sims 3的時候,我的模擬人跳出一個願望:著手寫作。我第一眼看下去就暈了,我聽過有車手、選手、好手、能手、把手……這些稱呼,但「著手」是什麼呢?難道寫書著作的人可以簡稱爲「著手」?噢,是個新名詞啊。後來一想,應該是「着手」的意思吧。

把「着」合併到「著」,即使大陸都不至於會這樣,反而台灣這個保持着正體字的地區居然這麼做,在我看來真是很難受,而且很害人。(《離奇的「著」與「着」》)

轉換成功,已經轉移到Hawk Host

很多人說轉移一個網站非常麻煩,又要轉移這轉移那的。但我今天轉換非常順利,僅僅十幾分鐘就完成了。其實轉換過程很容易,我的順序是:

  1. 把原來的網站所有File打包轉移至新空間
  2. 透過Cpanel的backup頁面將MySQL資料數據從舊空間下載回來
  3. 在新空間中再次利用Cpanel的Backup頁面把資料數據放回去
  4. 新空間中創建同樣的Database用戶名及密碼,重新綁定
  5. 在Cpanel裏將域名附加到新空間中
  6. 修改域名的IP指向
  7. 刪除舊空間中的資料數據(可做可不做)

僅此而已。

有多少個網站,就轉移多少次,方法一樣的。

Hawk Host的速度很快,不過我不滿意的是Hawk Host仍未提供IPv6服務(原因是Cpanel暫時無法使用IPv6)。下一年如果Hawk Host可以提供IPv6,我應該很大可能會繼續續費,但如果不提供的話……也許到時我該試下DreamHost了,說不定其它的空間商也會提供。

正準備更換空間

現在這個Sugarhost的空間已經用了快一年,本來用着還不錯的,但最近該提供商的表現實在讓我頭痛。自從Sugarhost更換機房之後,上個月空間速度開始變得奇慢無比,打開後台都要等上很長一段時間,差不多1分鐘之久。這實在令人感到奇怪。

原本我以爲是StatPress的記錄量太大導致消耗太多的SQL資源,但當我清空StatPress的所有記錄之後情況依然無任何好轉。更離奇的是,WordPress的自動更新功能失效了。本來衹要一有更新,WordPress就會在後台跳出提示告訴使用者可以更新某些東西,例如更換新的WordPress版本。此時,用戶衹需要按一下「更新」按鈕就可以自動升級,WordPress會幫用戶下載新的更新包並自動安裝。然而,最近這兩個月無論我怎麼按這個更新按鈕,WordPress永遠都會卡住在「維護模式」,死活無法從WordPres.org下載任何東西。這下就導致整個站點無法打開,直到維護模式超時才會自動解除。不過,該更新的部件依然未被更新。最後,我不得不手工更新。

後來我證實這並不是WordPress的問題,因爲我在Sugarhost上的其它站點都出現了同樣的「症狀」。顯而易見,是Sugarhost出問題了。

而使我決定更換空間的,是Sugarhost的賬單。域名+空間費用總共居然要¥416。¥416讓我「享受」到這樣的服務,還是算了吧。最終選來選去,我選中了Hawkhost。

接下來的這幾天,我要開始將網站轉移到新的空間商,希望一切順利。

神奇的頓號

頓號是中文標點符號的其中一個,是爲中文獨有。有了頓號,表達的時候變得更加方便,可以使得需要表達的意思更加準確,就好比漢字的分化字一樣,可以使得表達更精準。不過由於西方語言並無頓號這一概念,使得很多人總是用逗號代替頓號,甚至認爲頓號沒必要使用,結果導致文章看起來不夠流暢。

逗號有兩個用途(取自維基百科):

  1. 分隔同類的並列的事,通常是單字、詞語或短句,當中的停頓較逗號短。
  2. 分隔用漢字作為序號的序號和內文。

其實,如果不使用頓號的話,在某些時候就很容易出現歧義。例如這一句:

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如果無上下文,這句話就會有兩個含義:

全面包容及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他應該全面包容,因爲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很麻煩是吧,到底是包容害了他還是仇恨害了他?著就像簡化字一樣糟糕。即使有上下文亦未必能夠準確理解,爲何?請看以下幾種版本:

他懂得包容的意義,讓他更懂得與人相處;他心壞仇恨,讓他仇視周遭一切。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此時的理解:模棱兩可。

由於他不懂包容,導致身邊的人疏遠他;而且他心壞仇恨,讓他仇視周遭一切。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此時的理解依:他應該全面包容,因爲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他懂得包容他人,因此與那些仇恨分子可以和平相處,但卻使得他日益帶有仇恨情緒。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此時的理解依:全面包容及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如果不使用頓號就真是麻煩。如果有了頓號的參與又會怎麼樣呢?

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衹有一種意思:全面包容及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此時可以從逗號中分離出模棱兩可的情況,使得逗號就衹含有一個表達方式:

全面包容,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衹剩一種意思:應當全面包容,因爲仇恨衹會使他越陷越深,也離大家越來越遠。

這多好。把頓號的功能用逗號代替,就會變得與簡化字一樣,混亂不堪。就好比「回覆」(答覆的意思)與「回復」(恢復的意思)一律簡化成「回复」會更容易造成理解錯誤,頓號的功能一律使用逗號同樣如此。

轉載一篇文章:你知道普通話不是古漢語嗎?

摘要:From Wiki 現狀目前廣東省9千萬人口當中, 使用粵語人口大約有6700萬,加上廣西1000萬, 香港700萬, 泰國5百萬,星馬4百萬, 美加2百萬,使用地區廣泛。粵語不僅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被廣泛應用,而且支持着香港文化及南粵文化為中心的粵語文化,這使得粵語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有較強生命力的語言之一。目前粵語已經成爲澳大利亞第四大語言,加拿大第三大語言,美國第三大語言。此外,粵語亦是唯一在外國大學有獨立研究之中國方言,亦是唯一擁有較爲完善文字系統的漢語方言,而且可以完全使用漢字(粵語字)表達。

越來越多人在廣州只講普通話,甚至我們的下一代也不願講廣東話,這真是一種莫名其妙的事情。首先,粵語並不是方言,它並不屬普通話語系,這跟其他屬普通話語系的所謂「方言」、「土話」有本質的區別,其他方言也許只是變一下音調就可以學會普通話,但粵語是完全不同的。粵語是一套有完整的發音體系和標準的語言,如「廣州音字典」所見,每一個字都有發音標準,而且粵語的歷史比普通話長得多,用字範圍也比普通話(特別是1949年以後被簡化的普通話)廣得多。因此,把粵語和方言混淆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個居心可測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普通話僅僅是五胡亂華的產物,相對來說粵語等所謂的「方言」比普通話歷史長得多,正如很少人知道廣州2200年的歷史比北京那900年長這麼多,那因爲廣州一直都不是首都,一切的歷史遺跡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拆你一個總比拆一個皇家建築容易得多。北方漢語被外來民族(抱歉我不喜歡用「少數民族」這個詞,民族強大與否不應以人數定斷)稀釋、簡化以後成爲一種混雜的語言。相對來說,粵語等語言則更少受到外來語言的影響,保留了更多古漢語的發音和語法成分。很簡單,許多韓國、日本、越南等地的很多詞彙都來自古漢語,所以其發音和粵語更接近,而絕不是跟所謂的普通話更接近。甚至,粵語的詞彙也影響着全中國人民,比如最常用的「埋單」、「老公」、「搞定」、「犀利」,還有股市的「企穩」,這些都是原汁原味的粵語詞彙。

以下是北京歷史老師袁騰飛的一段話,講述了關於所謂普通話的來源。 【轉載者註:原題目爲《歷史是個甚麼玩意》】

昭君當國,漢匈40多年和睦相處。直到東漢,匈奴分爲南北二部。南匈奴與漢人雜居,咱們不定誰就是匈奴人的後代,完全有可能。北京是遼金元明清五朝故都,除了明朝,遼金元清全是少數民族,所以北京這個地方自古胡漢雜居,胡人統治的時間可能比漢人還要長。你說我是最正宗的華夏民族,不可能。孔子說的都可能是閩南話,因爲北京話是滿語、蒙語跟北方方言的混合語,是胡音。1928年國民政府定國語的時候,北京話以一票的優勢戰勝廣州話,廣州話差點成了國語,其實那才是古漢語。

有人只要一問中國人說什麼話,只想到「中國人說中國話」!其實細想一下就知道,中國有這麼多人,你喜歡吃鹹的,他喜歡吃辣的,口味都有千百種,語言又怎麼可能只說一種,這本身就是過分簡單化的思想,與文革所犯的錯誤如出一轍。所以,去了國外千萬別說I speak Chinese,因爲Chinese不代表你說普通話,Chinese包括了Mandarin(普通話)、Cantonese(廣東話或廣州話,Canton不是廣東而是廣州的意思)、Hakka(客家話)、Hokkien(閩南話)等等。相對而言,廣東話在國外的影響力遠比普通話要廣,許多詞彙都來自於廣東話,比如bok choy(白菜,粵語確實是這樣讀的)、dim sum(點心)、lychee(荔枝)等等都是來自於粵語。這一方面說明廣東人移居國外的歷史更悠久,另一方面說明廣東人和國外接觸的機會相對更多,當初推翻清王朝,主力就是靠這些經常和國外接觸的廣東人們,孫中山以及他的同盟會、康有爲、梁啟超等人說的都是廣東話,那有什麼要感到羞恥的呢?

以普通話爲母語的人讀英文時會有發音困難,是因爲普通話只有4個音調,而不像粵語有9個音調,所以很多音是發不出來。比如最常見的M結尾的單詞,如Beckham,粵語翻譯作碧咸,普通話翻譯作貝克漢姆,是因爲普通話沒有發m這個音節的音調,而粵語則有。又比如F、H、L、M、S、X這幾個字母在被發成「捱撫」、「捱齒」、「捱咯」、「捱姆」、「捱死」、「捱克死」等等都是因爲普通話的發音系統過於簡單,導致很多音沒法發出來。反過來說,普通話可以發的音調,粵語卻全部可以發出來。另外,粵語和普通話對比起來,只要用更少的字就可以表達同一個意思。比如「多吃一些」,粵語只需要「食多啲」就足夠,或者「這麼多人」,粵語只需要「咁多人」,「我的房子」,粵語是以「我間屋」就足夠。因爲這是沒有被五胡亂華消滅掉的古漢語成分,所以看香港的電影會覺得他們說話節奏很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粵語用更少的音節完全可以表達同一個意思。

我前上司是捷克人,捷克和斯洛伐克現在是2個國家,但是90%語言都是十分相似的,一個捷克人完全可以不經訓練就和斯洛伐克人用各自的語言對話。同理,他以爲我們廣東人說的話能被東北的同事聽懂,我跟他解釋說他們是聽不懂的,我的上司感到不解,不過他也沒多說。那也是,捷克才是一個1000萬人口的國家,也能有自己的語言,佔據了地球1/5人口的中國,居然只有一種語言,那真的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我們有什麼值得自豪?歷史書上一直歌頌秦始皇統一文字、統一度量衡的功力,其實有人知道不統一就有什麼問題嗎?美國的高速公路上標着的是英里,車裏寫的是公里,這樣就會出車禍了嗎?美國僅僅一個國家有4個時區,一旦跨了時區就乖乖的調自己的手錶,夏令時又再調一次,又有什麼大問題?爲什麼沒人覺得,這些歷史課本上所謂的「功績」只是統治者爲了更好統治的宣傳手段,讓人省去反思的餘地?再說,直到漢朝之前的歷史都是發生在中原地帶,和廣東沒什麼直接關係,當時廣東是南越國統治,完全是另一個國家,難道當時的人就跟原始人一樣,住在山洞裏圍着篝火跳着求雨舞了嗎?恐怕不是吧,而是某些人刻意的隱瞞了這上千年的歷史而已,實屬司馬昭之心。

世界本身是多樣化的,每個人說家鄉都只是一塊很小的地方,而不是說我的家鄉是中國!那把這個人送到新疆烏魯木齊去省親得了!我不會僅僅因爲自己沒有感情,就簡單的把別人上千年的特色以「莫須有」的罪名消滅掉。同理,也希望別人不要來廣州施以同樣的暴政。如果要做中國人就不能說廣東話,那我寧願不做這個中國人。

以下是一段轉帖,題目刪去了,因爲怕引起不安情緒。【轉載者註:原題目爲《普通話是一種落後的語言》】

我是一個北方人,說着標準的普通話,沒有經過任何訓練,輕鬆的過二級。但,隨着英語水平的不斷增強,發現漢語有很多地方不如英語,至少在準確性上,差了很多,記得以前有很多人都說漢語比英語先進,可是問他們原因的時候,最多只能說出個博大精深,因爲一詞多義,而,一詞多義,卻正是一門語言落後原始的標誌,證明了這門語言的詞彙少。可是,在上大學後,以及後工作接觸到很多南方人,發現他們依然肯定漢語,認爲即使不是最先進最準確最優美的語言,也是所有語言的佼佼者,但不同的是,他們能從音色,用詞等很多方面說明,有理有據。可惜我不懂粵語和客家話,他們的觀點,我沒有記住,也無法重述,所以我從歷史的觀點來分析這件事。

中國在宋以前,說的是客家話,或是類似閩南話,或是粵語的方言。後來五胡亂華,中原人被迫南遷,於是古代漢語被帶到了江南,其中客家人,便是正宗的古代漢族後裔,他們操縱者原汁原味的漢語。現在的官方語言,是被稱爲北方方言的,這是被胡華的語言,在歷史上,簡陋的胡語混血了優美的古漢語,使得漢語變的簡單,除了漢藏語系基本的主謂賓的語法結構外,漢語基本被打的支離破碎面目全非,最終被阿爾泰語系胡化,這種方言在語言其準確性,實用性,遠遠的退步了,都遠不如南方方言先進。語言退步的同時,中國的人才結構,文明的範圍也發生了變化。

先來說文化方面,古漢語普及時期,產生了漢賦,唐詩,宋詞(元曲,基本等同于宋詞,而在造詣上,遠落後宋詞,所以這裏就不提了)。在政治上,忘記古代漢語的北人無力抗爭外族,導致南方淪陷,宋朝滅亡,這是中國人第一次亡國,被蒙古殺掉的人又6000多萬(更可悲的是,中國人竟然將成吉思汗當做民族英雄崇拜)。之後是明朝,從這個朝代開始北方方言開始作爲官方語言,也正是這個朝代的建立,標誌了中華民族衰弱的開始。

接着是清朝,離我們現在最近,也是我們最熟悉的,我們考察清末至今的中國歷史,可以說就是由南方人寫就的--洋務運動,太平天國,維新變法,辛亥革命,國民革命運動,共產主義運動,改革開放。引領時代的人物,也基本都是南方人--李鴻章,康有爲,梁啟超,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還有建國至今的中國黨政領袖基本全是南方人。北方人我只能想到葉赫納拉氏和袁大頭幾位了。科學,藝術,文化菁英,南方人也是占統治地位的。

我們現在所謂的官方語言其實卻是被奴化後的語言,如果說漢語偉大,請明確,那是指古代漢語,漢族人優秀,那是指具有正宗漢族血統的漢族人,這就能解釋,爲什麼同樣抗戰淪陷區,南方抗戰英雄多,自古狀元絕大多數出自南方。

我並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我也不相信血統決定智商優劣的那一套,

但南北地區的人的智商差異也的確是存在的,而且非常明顯。

原因我認爲與兩者所使用的語言不同有關。

 

北方人與南方人的語言不同

在英語中是沒有Chinese(中國語)的說法,只有Mandarin和Cantonese的說法。

Mandarin指的是普通話,也就是北方話的代表,其詞源自于mandareno(滿大人),意思就是指那些滿洲官員所使用的語言。

Cantonese指的是南方話的代表--廣東話。

由於北方自唐末以來就長期由北方的契丹、女真(滿)、蒙古等民族統治(主要是阿爾泰語系),所以北方話也就難免被阿爾泰化,從而丟失了大部分漢語方言所具備的特徵,還帶進來某些外族口音。

比如大部分漢語方言能夠分尖團音,北方話就分不了;

大部分漢語方言能夠區分入聲和非入聲,北方話就分不了;

北方話的聲調只有四聲:陰平、陽平、陰上、陰去。

而古漢語的聲調分爲八聲: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南方話中除了粵語外大多也有聲調丟失的現象,但所保存的聲調都較北方話爲多,均在六聲以上。

而粵語不單止完整保存了八聲聲調,而且還在陰入、陽入中間分出了一個中入,從而變成九聲聲調。

北方話的所謂輕聲,實際就是聲調丟失,這種現象是母語無聲調的滿蒙族人留下的特徵,其他方言區都沒有輕聲現象;

北方話中的兒化音非常多,也是其他方言所沒有的。

阿爾泰語系的特點是語素少,音節多,最極端的例子是日本語。

北方話相對於南方話也有這個特點,這就給表達帶來很大困難。

比如稍微學術一點的普通話演講,光用口語是不行的,必須輔以文字說明,

因爲音素少而導致同音詞現象太多了。所以,爲了減少同音詞,北方話不得不增加詞彙的音節數量,北方話中的單音節詞彙極其的少,而多音節的詞彙卻特別的多。

而南方話即相反,由於其音素多,同音的現象少,所以單音節詞彙非常豐富,三個音節以上的多音節詞彙很少,並且多是自北方話裏引進而來。

這樣一來,表達同樣意思的一段話,南方話可以用比北方話少得多的音節,其效率自然而然就高得多了。

北方話中由其令人不理解的就是其兒化音,平白無故增加一個音「r」,使本來就效率不高的語言變得越加低下。

如果你對比香港電影的粵語版與國語版,你就會發現用普通話譯製粵語電影時,常常有刪減語言內容的現象。

原因是廣東話用十個音節就能說明的話,普通話非得用十五、六個音節才行,爲了對口型只能刪減內容。

曾經有人論述過漢語是種落後的語言,很多地方都是錯誤的,但也有很多地方完全正確,美中不足的是那個人的出發點,是站在現在漢語的基礎上來論述的,言論充滿了崇洋媚外,實在是可憐,他似乎忘記了什麼是古代漢語。事實上我們要敢於承認,單音節語言,如果只有四個音調,想讓他具有準確性,簡直是天方夜譚。而以客家話爲代表的南方方言,因爲發音多,很好的解決了現代漢語中歧義句過多的現象,語言是一種工具試想,如果一把槍沒有准心,還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嗎,語言作爲一種工具他具有文明興衰承載的作用,他絕對不僅僅是一個使用工具那麼簡單。

語言決定了一個民族的文明程度,中國作爲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其實,自石器開始,文明曆便遠遠落後于西方文明,在中國建立夏商時,羅馬文明,埃及文明,兩河文明已經領先中國2000至3000年,而中國,在一個封閉的環境裏,用了近兩千年的時間,終於趕上來了,而後一直遙遙領先,但,自宋朝後,便迅速衰落,這有個很重要的現象,宋以前掌握國家政權的官方語言是古漢語,優美,準確,而宋朝後變成了北方方言,這恐怕不是巧合吧,如果是巧合,有怎麼解釋,唐,宋南北狀元基本相同,自宋以後,基本被南方壟斷,近代,南方發達要遠高於北方,北方要遠高於西北,東北作爲一隻獨秀,因是建國初期重工業聚集地,在國家那麼扶持的情況下,依然無法與南方相比

不要說現在南方發達時應爲地理位置,也不要說是什麼機會,如果是這樣,那麼那些具有正宗漢族血統的人,南北朝前在北方,北方發達,南北朝後去了南方,南方發達,這個現象又怎麼解釋。北方音有大量的南方音所沒有的耳話音,後鼻音,後舌音,說話需要舌頭作大量的運動,南方話就少的多,所以語速快。大家可以試一下,用北方音說「騎車上公園兒」比南方音說「騎ce sang公園」慢的多。思維的速度和語速是成正比的,說話思維都拖拖拉拉慢慢騰騰的北方人怎麼可能競爭得過高效率的南方人?

悲哀啊,我們母語現在成了大力遏制的糟粕,而被奴化的普通話成了官方語言,真的不知道,那些曾爲了抗擊胡奴的勇士,拋家棄子,視死如歸,最終馬革裹屍卻仍沒留下姓名,而他的後代,踏着他們的鮮血將自己的語言胡化,更讓人失望的是,胡化後的漢語由於過於簡陋,歧義過多,以至於現在專業性強一點的演講,在不允許用粵語時,必須要用英語說,或者每個人必須要有份演講者的稿子。

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個民族的語言具有本民族的獨立,那麼這個民族的凝聚力就強,一個民族語言語用語準確先進,那麼這個民族就繁榮,一個民族語言音色優美,這個民族的文化素質就高,現在普遍在強調中華復興,復興是沒錯,但不要忘記,我們中華民族的復興之本,中國古漢語,並沒有消亡,在國家大力提倡普通話的背景下,他依然生命力頑強,這也許就是中國人的精神吧,永遠不甘心滅亡 。

 

另附轉貼:現在普通話與古漢語相去甚遠

其實現在普通話與古漢語相去甚遠實際早就是漢語語言學的共識。這個不是新聞,常識而已。比如,現在普通話只有平上去三聲四韻,實際上古漢語爲平上去入四聲八韻(每聲分陰陽兩韻,而現代普通話只保留了陰平陽平,上去二聲陰陽韻均被合成一韻)。還有,古漢語無捲舌音,但有大量閉音節字,而普通話則有大量捲舌音,而少閉音節字。

爲什麼有學者認爲廣東話更接近與古漢語?其實孫大炮不是白說的,因爲廣東話韻律包含了古漢語完全的四聲八韻,受嶺南少數民族語言影響(實際不大),入聲一韻由陰入陽入演化而多了一個中入之韻(爲什麼說影響不大,就是因爲中入在廣東話中比例非常小,主要還是古代漢語的四聲八韻律)。這是活生生的證據之一。

而且,廣東話裏面由大量的閉音節字,聲母韻母相同的讀音,有無閉音節就突顯得很大差別了。比如,大達二字,在普通話裏除了韻不同,發音一致,但在廣東話中發音則前者開音節,後者閉音節,區別就很明顯了。前者發音dai,後者發音爲dat(t在這裏只是表示閉音節切音作用,實際發聲時不發聲)。廣東話無捲舌音,也與古代漢語同。再看中國之外的兩個國家,越南與韓國,均爲古代受漢語影響,雖然有其本民族語言,但在讀漢字的時候(僅僅就讀漢字,不時因其表意來以本民族語翻譯之),居然有如廣東話。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韓國品牌「三星」,韓語對這兩個漢字的讀音爲'samsung',與越南語讀此兩漢字及廣東話何其相似。考慮到唐時期新羅始學唐文化,而越南則在宋前爲中國屬土,廣東話發源于秦之50萬軍民以政治人數之強勢殖民嶺南(那裏在此之前根本沒有華夏-漢人),不妨可以作這樣的假設,以關中古秦語爲基調之官話,直到唐尚未衰亡。期間漢語所變不大至少到以長安爲都城的唐帝國根據地的關中,與漢人拓殖之地及受其影響之地的漢語差別不大。(因爲在周時期吳越已有自己的語言體系,雖曆千年而未大改,故爲慎重計,僅言唐帝國根據地的關中,與漢人拓殖之地。)

即使在南北朝時期,隨大量華北漢人爲避兵禍而遷居南方,以至隋文帝不得不感歎「衣冠南漸」南朝爲「華夏正音」的時候,幸好北魏鮮卑貴族全面漢化融入漢族,華北(至少關中山西之一部分)仍保留了近似的古代漢語。

所以竊以爲到唐一統天下,華夏正音重整旗鼓,尚無如今日之差異。故盛唐影響,今越南韓國讀漢字之音,與廣東話(注意,我只說的是當時廣東話韓語越南語對漢字讀音很相似,非常接近于當時唐帝國的官方語言),也就不難解釋。

而漢語大分化時代從何開始?

唐末五代,少數民族再度馳騁沙場,北宋原保中國本土,而幽雲十六州盡入契丹之手,也開始了契丹的漢化。契丹本操阿爾泰-蒙古語支(舊本說法爲阿爾泰-通古斯語支),卻與鮮卑等十六胡不同。契丹佔據漢地前已有長久之文明史,卻仍想保留契丹舊制,故分契丹漢兩大部分而治之。而其本民族語言時爲帝國國語,有其文字,雖文化漸漢化,而兩制下語言仍不若鮮卑,以其政治之強勢滲透入華北漢語,爲華北漢語發音阿爾泰之始。且漢語更善書面表達,不必強求口語之同,故漢語同化它族之力,爲別作用於以有語言文字且居於政治強勢之契丹語之上。故雖契丹人讀漢字發音有別于中國人,然字面意思彼此皆曉,發音則不可強求。

估計也舊從這時候起,作爲大遼帝國南都的北京,其漢語口語因爲順從大遼帝國皇帝-官僚計,開始了華北漢語的阿爾泰化。阿爾泰語系捲舌音(包括彈舌音)甚多,於此,從華北北部,阿爾泰語系開始滲透漢語。金滅遼,爾有天下之半,一如遼之故制,漢室南遷,華北漢語又來了新的入侵者:阿爾泰語系-通古斯語支,大量捲舌音的入侵,閉音節的消失,這時候就開始了。(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南都網)

其實,金立國之時,西遼耶律大石立國于新疆中亞,對契丹漢人稱皇帝(西遷之部屬),對回鶻則稱汗,其世襲汗號漢譯「菊兒汗」或「古兒汗」,我們可以認爲在南宋前期,「菊」于「古」讀音在至少皇室官僚的漢語中讀音相似。而懂得廣東話的朋友應該也知道這兩個現代普通話發音已經非常差別的漢字,在廣東話裏的發音仍然十分接近。同樣的例子是,英語中的‘turkish’漢字中的「突厥」「土耳其」三者的發音在廣東話中發音仍然非常相近。

回到上文,宋室南遷,定都臨安後,此時皇帝官僚世家開始了受原本從春秋之前就存在的統屬漢藏語系漢語族的吳越漢方言的影響,對於南北兩大朝庭,漢語這時候開始了分化。華北漢語通古斯化,山區可能例外(現有證據表明山西山區仍有村落保留古漢語之入聲),而南宋帝國皇室與官僚口語向吳越方言轉變(畢竟1500多年的歷史,加以通用漢字,想同化別人的口語也難),而南嶺以南,因山嶺阻隔,仍然操原來秦始皇時期的古關中漢語,變化不大。漢語的變革從北方隨遊牧民族的騎兵入侵,到江南華南,因丘陵地帶,其影響已開始減弱,更何況嶺南阻隔。

蒙古帝國征服了金國,再次爲華北漢語(殺了90%華北人口,剩下的應該聽話了)帶來了新的口語入侵。此時華北的新統治者是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支。有興趣看元朝史的應該知道政治上的強勢這時在這個落後民族上表現得更爲突出。上層漢族官僚不習蒙古語者是不可能站穩腳跟的。而在征服南宋的過程中,江南漢民進一步移居嶺南,成了"客家人",而他們那已經吳越化的(或者本身就是吳越語的)語言,經過當地漢人的影響,就成了嶺南一帶的"客家話"。最終大元大蒙古國不考慮你說什麼方言,只要不動搖大元大蒙古國的統治就行。這個時候,經過阿爾泰蒙古語支和通古斯語支先後入侵和影響的華北,首先在元朝大都形成了元大都話,這就是普通話的始祖。

明推翻了蒙古人的殖民統治,原本建都于南京,但作爲諸塞王之一的北京燕王朱棣奪權而還都北京,留南京爲陪都,卻改變不了了華北漢語胡化的命運了。最終明還是以定型了的大都話爲官方語言。

而之後以明附屬領地之身起兵的通古斯語支之滿洲人征服了中國,但其全面漢化,文化上影響了中國,但同樣也影響了華北地區的方言,最終,形成了以北京話爲基礎的現在的普通話-mandarine,其實這個詞對漢人有極大侮辱,因爲其本意爲「滿大人」,從語言學角度來說,就是「滿洲大人的話」的意思。

本人的目的不在於追究歷史,僅僅只是探討漢語尤其普通話和廣東話的發源,而且作了很多假設,更希望能有抛磚引玉的作用,吸引更多的語言學者參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