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100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

 中國, 評論  Comments Off on 民國100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
Jul 072011
 

今天是民國100年(2011年)7月7日,74年的今天,駐扎在豐臺的日軍進行夜間軍事演習,地點就在盧溝橋北側,剛好是國民革命軍駐地的附近。隨後日軍以「發現一名士兵失蹤」爲理由,要求入城搜查,被國軍駐軍拒絕其要求。隨後發生衝突,日軍進攻、國軍反擊。之後爆發8年時間的全面抗日戰爭。

我不打算在今天重述當日發生的事情經過,歷史存檔已經很明確地記錄了當時的經過(例如遠東軍事法庭記錄的秦德純的證詞,是比較準確的),因爲其後8年的全面抗戰纔是重點。恰逢民國建立100年,這段歷史更加不該忘記,正因爲有民國抵抗,我們今天纔不至於成爲日本的奴隸。可惜,後來民國卻遭到暗算,被逼至臺灣,抗日歷史在大陸也遭受篡改。所以我衹好說,大陸可以批評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但卻名不正言不順,日本同樣可以指責大陸篡改歷史。

1949年之後的大陸赤共總是大肆宣傳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國府「消極抗日」、攘外必先安内、九一八時國府命令不抵抗,自己領導的遊擊戰爭爲抗日打下基礎、建立統一戰綫、《論持久戰》給了人們鼓舞……

但一直以來卻沒什麼人去質疑,既然是中流砥柱,爲何歷史課本不見大量的大戰役戰鬥資料?十幾年間國府當時在做什麼呢?既然遊擊戰那麼成功,爲何未全面鋪開?若是統一戰綫,爲何不見支持者?《論持久戰》發表之前是否受到他人啓發?等等疑問,難以解開。

如果抛開大陸的宣傳資料翻開當年的歷史,就可以發現原來事實完全相反。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南京戰役、徐州會戰、蘭封會戰、武漢會戰、廣州戰役、南昌會戰、隨棗會戰、三次長沙會戰……大大小小各種戰役,國軍無一例外都是主要作戰力量。既然如此,怎麼會有「不抵抗」的命令?原來那是張學良下令的,而後來的南京國民政府及蔣中正都是下令必須抵抗。是不是《論持久戰》的作用呢?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沒錯,的確與持久戰有關,但抗日方面不是共產黨的《論持久戰》,而是蔣中正在在1931年演講時的「和戰兩用」及隨後形成的「抗日持久戰」思想,《論持久戰》不過是借鑑而已。難道《論持久戰》真的沒用?非也,對抗日無用不代表完全無用,它實際上等於叫紅軍趁國軍日軍打得正激烈,自己可以好好休整、慢慢壯大,甚至種植鴉片害人養己。

國軍主攻正面戰場,赤共一面「休養生息」,一面打所謂的地道戰、遊擊戰。但實際上,這些遊擊戰不但不能有效擊退日軍,反而害死了大量的人。詳情可見《真實的地道戰原來如此殘酷》。因此,統一戰綫純屬子虛烏有。不過,紅軍其實也真的抗擊過日軍,例如參與過百團大戰,最後平型關大捷,這本來很不錯,但毛澤東卻對百團大戰很不滿,說百團大戰過早暴露了八路軍實力、指責林彪頭腦發熱、在戰役中吃虧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紅軍養着不是爲了抗日、而是爲了反民國?最後結果有目共睹。

1945年日本投降,中國的國際地位、聲望到達了20世紀的最高水平,成爲聯合國創始國之一,在中國人面前,日本人衹能低頭哈腰。此時的中國本該休養生息,沒想到蘇俄趁勢在背後支撐赤共攻打民國政府,剛打完一仗的國軍疲憊不堪、難以招架。更令人心寒的是,由於蘇俄在美國打輿論間諜戰,發行大量唱好赤共的書籍以迷惑美國人,導致美國作出錯誤決策,停止向中國增援武器。加上赤共採用人海戰術,迫使平民參戰,國軍不敢打平民,甚至有國軍因此而被迫投降。最後中國政府唯有撤退臺灣,大陸被全面赤化。

所以說,赤共並非中流砥柱,而是偷梁換柱。時至今日,雖然有很多人不滿赤共,也對赤共某些歷史宣傳有所懷疑,但由於深受赤化思維的影響,至今仍然對平時灌輸的那一套繼續認同,比如承認成王敗寇而不認歷史事實、承認迫民參戰正確而不認國府護民。要是跟他們講述歷史事實戳破謊言,他們就會立即抓狂奮力以各種霸王理由來還擊。

要把這些修正過來,太難了。

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http://www.still-c.com/
本文URL: http://www.still-c.com/archives/471.html

大陸民國初期廣州之「強拆」

 廣州  Comments Off on 大陸民國初期廣州之「強拆」
Jul 042011
 

「強拆」在現今中國大陸已經屢見不鮮,並因此導致衆人不滿、民怨沸騰。在大陸三大城市:北京(北平)、上海、廣州,都有強拆案例。在民國初期,廣州亦有過強拆行爲,並且看上去很嚴格。不過與現在相比,可能就差遠了。

以下是摘取的段落:

曹汝英當過兩廣大學的老師,出國到歐美考察多時,心中有了譜。他親自作出測量和規劃後,施工部門首先拆西門口的舊城基,並在城基上修路。沿線被指定拍賣的房子,如限期不遷,員警會前去強拆,有違抗的可以開槍。但習慣勢力卻難以改變。北洋政府的國務總理梁士詒是廣東人,他電告莫榮新、楊永泰等,要求保留「梁千乘侯祠」,於是只好修改路線。拆一德路石室附近城牆時,石室不少房子靠近城牆,教堂神父已把領地內的房子拿去出租,每年收回租金,如大新街,玉子巷等每年就收300多兩銀子,所以極力反對,令工程被迫停頓。後政府允許教堂在核准地段多建樓房(不限高度),才算達成協議,工程得以繼續。當然,有的也出於對文物保護的考慮。開闢文德路時,時任潮梅鎮守使的劉志陸寫信給魏邦平,要求保留府學東街的劉家祠。要躲避劉家祠,就要改變路線改拆孔廟(今市一宮內)的一部分。此舉真是「就得姑來失嫂意」,令時任孔教會長的林澤豐大為緊張,致電北京的廣東籍京官,要求楊、魏改路線,還揚言鑄楊、魏二人鐵像跪在廣府學宮(今市一宮)門前示眾。發過電報,還散發傳單,引起了風波。後經市政公所公開答辯,並向北京的粵籍官紳解釋所拆的只是靠近學宮的文昌宮(又名萬壽宮),事態始告平息。過去的中華路(今解放南路)不能直通珠江,因為有基督教青年會和法國人開的韜美醫院擋著,不能拆,只能繞靖海路才出江邊。而百姓也在考慮自己的利益,在興建惠愛路(今中山路)時,市政公所下令五日內拆除西城門及惠愛七約鋪戶,時各鋪戶居民「聞斯惡耗,有如晴空下霹靂,種種憂愁情況,莫可名狀。」(1919年9月5日廣州《國華報》)居民開會,呈訴政府,請求延期拆遷,並未得准。有的市民在西瓜園附近貼出春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拆城明日遷」。可見,由於各種利益的關係,形成巨大的阻力。但是,由於政府果斷的決心,雖然也作了妥協,仍然向前推進。修路時,也考慮現代城市的消防需要,對一些路段拓寬處理。

在這裏可以看到這幾個重點:

  1. 警察可以強拆,還能開槍,但清遺留下來的屈服勢力的現象依然未完全扭轉,有影響力的人一句話就可以暫停工作;
  2. 除了私人房產,有權有錢有名之士更是極力保護文物,甚至是市政府也要改變策略;
  3. 有上街抗議的自由,還能廣派反對傳單;
  4. 人們可以自由表達不滿。

而今時今日呢?強拆的無需警察出動,亦無須動槍,城管帶着拆遷隊直接拆屋;不但屈服勢力,還會主動避讓,不用對方出聲。無論民間如何保護文物,甚至在爭議階段也不管那麼多,照拆可也,拆完後都是以各種滑稽的理由打發市民。別說上街抗議了,就算挂個對聯、橫幅,一樣會被請去「喝茶」;那麼上網表達不滿吧,立即遭到刪帖。

這到底是進步還是退步?市容市貌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底下卻如此陰暗,甚至還不如90年前。看下今日臺灣,新聞裏面說得很亂,其實民衆生活相當舒適太平。而大陸剛好相反。這說明什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http://www.still-c.com/
本文URL: http://www.still-c.com/archives/466.html

大陸愈來愈狂了

 中國  Comments Off on 大陸愈來愈狂了
Mar 162011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最近大陸就是這種形勢。

聽説大陸準備建立第二個北韓式局域網,可能會在今年展開,方式可能是建立網站白名單。知道這個消息後,我有兩個反應。一是無奈,我們的網絡就這樣被人亂截亂封,即使是破網軟件亦在疲於奔命地不斷更新。第二個就比較複雜,我想我還是引用古話:

中國有句古話:「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英雄之道,先狂後亡;凡人之心,先亡後狂;我自狂之,奈何我亡。」
外國亦有類似意思的話:「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

現在,大陸愈來愈狂了,尤其是體現在封網的關鍵詞數量增速變快,什麼都想屏蔽,簡直就是發狂的表現。按照那古話來解釋,也許離亡「國」(共產僞國)的時間更加接近。不是還有一句話嗎,叫做「黎明前的黑暗」,現在越是黑暗,離白天就越近。

自從六十幾年前白日東落,天地進入紅霞黃昏之後,就慢慢變黑。白日落前天會變暗令人感到一天又該過去,晚霞大紅大紫很好看,但白日落下之後呢?一片漆黑!即使有燈有光也還是阻擋不住漫天黑暗的事實。星空雖然好看,但長期生活在黑暗中能做什麼呢,在黑暗中人們最常做、必做的事就是睡覺。沉睡中的人最容易任人宰割,因爲睡着不知道,等到驚醒的時候往往已經遲了,無法挽救了。但總會有幸存者的,醒來的人越多反而越安全。無論天再黑,最終都要天明的,白日一定會東昇,陽光普照大地。

隨着第二天白日升出的到來,絕大多數人們終究會醒來,屆時就需要告知他們黑夜中所發生的一切背後的事實。

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http://www.still-c.com/
本文URL: http://www.still-c.com/archives/310.html

Mar 062011
 

原先嘅廣東地名翻譯係點樣呢?可能包括廣東人在內好多人都唔清楚。

大陸自淪陷後開始推行漢語拼音,原本係想廢除漢字改成用漢語拼音,好在未能成功,漢語拼音衹可以用來為漢字標註讀音。不過令人無奈,漢語拼音亦成爲各地地名嘅標準翻譯方式。由於漢語拼音原本係專門為國語普通話而制定,所以好多地方用起身並唔順口,有啲同原先翻譯相比相差太遠。依種做法相當於抹除民衆嘅民國記憶,亦可以認爲係一種愚民手段。

不過我係唔會咁容易放棄當年嘅粵式翻譯,就比如我要表達「廣州」時並唔想用‘Guangzhou’,而係用‘Canton’。

最終,我揾到咗《1947年廣東政區及郵政式廣東地名一覽》,下邊一齊分享下:

廣東省Kwangtung,省會廣州市,轄2市98縣

省會:

廣州Canton。本為番禺、南海兩縣縣治所在,1925年7月以番禺、南海兩縣城區及附近地區置廣州市,1930年1月改為廣州特別市,同年8月仍改為廣東省轄市,1947年6月改隸行政院,仍為廣東省省會。

2市:

  1. 汕頭Swatow,1930年12月以澄海縣汕頭地方改置。
  2. 湛江Tsamkong(Chankiang),1945年9月以收回原被法國租占的原遂溪、吳川兩縣所屬的廣州灣地方改置,治西營Siying。

98縣:

  1. 番禺Punyü 。清與南海縣同為廣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仍治廣州城,1933年移治新造Suntso,1945年又移市橋Shikiu。
  2. 中山Chungshan。本為香山縣Heungshan,1925年4月改名中山縣;1929年2月國民政府第十九次國務會議確定為全國模範縣,直屬國民政府,1937年12月國民政府授權,仍複隸於廣東省政府;1930年6月移治唐家環(又名唐家灣、中山港Chungshankong),1934年10月遷返石岐Shekki。
  3. 南海Namhoi(Nanhai)。清與番禺縣同為廣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仍治廣州城,1913年移治佛山鎮,尋遷返廣州城,1937年又移治佛山鎮。
  4. 順德Shuntak
  5. 東莞Tungkun
  6. 從化Tsungfa
  7. 龍門Lungmoon
  8. 臺山Toishan 。本為新寧縣Sunning,因與湖南、四川、廣西三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臺山縣。
  9. 增城Tsengshing
  10. 新會Sunwui(Sanwui)。 1931年3月移治江門Kongmoon
  11. 三水Samshui(Samsui)
  12. 清遠Tsingyün
  13. 寶安Poon 。本為新安縣Sunon,因與河南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寶安縣。
  14. 花縣Fahsien
  15. 佛岡Fatkong 。清為佛岡直隸廳,1914年6月改縣。
  16. 赤溪Chikkai 。清為赤溪直隸廳,1913年6月改縣。
  17. 高要Koyiu 。清為肇慶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治肇慶城Shiuhing
  18. 四會Szewui
  19. 新興Sunhing
  20. 高明Koming
  21. 廣寧Kwongning
  22. 開平Hoiping
  23. 鶴山Hokshan
  24. 德慶Takhing 。清為德慶州,1911年11月改縣。
  25. 封川Fungchün
  26. 開建Hoikin
  27. 恩平Yanping
  28. 羅定Loting。 清為羅定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
  29. 雲浮Wanfow 。本為東安縣,因與舊順天府、湖南、四川一府二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雲浮縣。
  30. 郁南Watnam 。本為西寧縣,因與直隸、甘肅兩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郁南縣。
  31. 曲江Kükong(Kükiang)。清為韶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治韶關Shaokwan(韶州Shiuchow)。
  32. 南雄Namyung 。清為南雄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
  33. 始興Chihing
  34. 樂昌Lokchong
  35. 仁化Yanfa
  36. 乳源Yuyüan
  37. 英德Yingtak
  38. 翁源Yungyün。 1947年2月移治龍仙墟Lungsinhü
  39. 連縣Linhsien 。清為連州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
  40. 陽山Yeungshan
  41. 連山Linshan 。清為連山直隸廳,1911年11月改縣。
  42. 連南Linnam 。1942年6月以連縣八排地方及陽山、連山兩縣邊境合置。
  43. 澄海Tenghai
  44. 惠陽Waiyeung。本歸善縣,清為惠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並改名惠陽縣,治惠州城Waichow
  45. 博羅Poklo
  46. 新豐Sunfung(Sinfeng)。本為長寧縣Changning,因與江西、四川二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新豐縣。
  47. 紫金Tzekam。本為永安縣Wingon,因與福建、廣西兩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紫金縣。
  48. 海豐Hoifung
  49. 陸豐Lukfung
  50. 龍川Lungchun
  51. 河源Hoyün
  52. 和平Hoping
  53. 連平Linping。清為連平州,1911年11月改縣。
  54. 潮安Chaoan。本海陽縣,清為潮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1914年1月改名潮安縣(因與山東省縣名重複)。
  55. 豐順Fungshun(Pungshan)
  56. 潮陽Chaoyang
  57. 揭陽Kityang
  58. 饒平Jaoping
  59. 惠來Hweilai
  60. 大埔Taipu
  61. 普寧Puning
  62. 南澳Namoa。清為南澳廳,1911年11月改縣;1947年移治隆澳。
  63. 梅縣Meihsien。清為嘉應直隸州Kaying,1911年11月改縣並改名梅縣。
  64. 五華Ngwa。本為長樂縣Changlok,因與福建、湖北兩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五華縣。
  65. 興寧Hingning
  66. 平遠Pingyun
  67. 蕉嶺Chiuling。本為鎮平縣Chenping,因與河南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蕉嶺縣。
  68. 茂名Mowming。清為高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治高州城Kochow
  69. 電白Tinpak
  70. 信宜Sunyi
  71. 化縣Fahsien。清為化州,1911年11月改縣。
  72. 吳川Ngchün。1925年移治黃陂墟。
  73. 廉江Limkong。本為石城縣,因與江西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廉江縣。
  74. 海康Hoihong。清為雷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縣。
  75. 遂溪Suikai
  76. 徐聞Tsuimen(Suwen)
  77. 陽江Yeungkong。清為陽江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
  78. 陽春Yeungchun
  79. 瓊山Kiungshan。清為瓊州府治,1911年11月改縣。
  80. 澄邁Tsingmai,治金江市Kimkang
  81. 定安Tingan
  82. 文昌Mencheong
  83. 瓊東Kiungtung。本為會同縣,因與湖南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瓊東縣。
  84. 樂會Lokwei
  85. 臨高Limko(Limkao)
  86. 儋縣Tanhsien(Tamhsien)。清為儋州,1911年11月改縣,治儋州Tamchow(Tamchiu)
  87. 崖縣Aihsien(Ngaihsien)。清為崖州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治崖州Ngaichiu
  88. 萬甯Manning。本為萬縣,因與四川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萬寧縣。
  89. 陵水Lingshui
  90. 感恩Kumyan(Kanem、Kamyan)
  91. 昌江Cheongkong。本為昌化縣,因與浙江省縣名重複,1914年1月改名昌江縣。
  92. 樂東Loktung。1936年1月由感恩、昌江等縣析置,治樂安城。
  93. 保亭Paoting。1936年1月由定安、樂會、崖縣、萬寧等縣析置。
  94. 白沙Paksha。1936年1月由瓊山、定安、儋縣、陵水、崖縣、昌江、感恩等縣析置。
  95. 欽縣Yamhsien。清為欽州直隸州,1911年11月改縣,治欽州Yamchow。
  96. 防城Fongshing(Fangcheng)
  97. 合浦Hoppo。清為廉州府治,1911年11月改縣,治廉州城Limchow。
  98. 靈山Lingshan

可以見到,依啲譯名都或多或少顯示出粵語保留嘅入音、-m韻尾(Codas),都係現今國語普通話缺乏嘅。

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http://www.still-c.com/
本文URL: http://www.still-c.com/archives/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