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版《新发现》杂志的阅读感受

事先声明,我本身亦是大陆人,请勿从标题把我判断成港台人士。
《新发现》这份杂志做得相当好,大多数文章的水准都很高,并且通俗易懂,它把许许多多最新科技、最新理论都介绍给普罗大众。本期《新发现》(2012年2月刊)的「论坛」页有一个留言,大意是说该杂志帮助破除迷信,能帮助更多人分辨科学、伪科学和迷信。对此我倒不会完全同意,该杂志在很多时候会因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而使得传递的信息出现误导性,潜移默化的影响可能会带来不少副作用。从我目前的观察来看,外国作者的文章客观性、准确性远优于国内作者,即使外国文章的翻译出现失误。

我个人首先是毕业于计算机系,因此对于一些涉及到电脑科技方面的文章会特别敏感,即使是翻译问题也会被我找出来。就以2012年2月刊为例,第58页中间那段写着:

「通过重新制定网络地址的句法规则,电子邮箱间实现了准确无误的相互通信。具体而言,他选择了使用@符号——即“at”,译成中文为“在……地方”——来分隔用户名和主机名,实现二者的最佳结合。这位程序员设计了两个网址,TOMLINSON@BBN-TENEXA和TOMLINSON@BBN-TENEXB……」

好了,问题在哪呢?最显著的翻译错误是「两个网址」。很显然,那两个并不是网址,应该翻译成「地址」。若翻译成「网址」,会误导他人将那样的电邮地址与Web地址一同混淆。

第二个比较有问题的是62 ~ 63页的那幅大图。底下红色的第2条表述显得有些古怪:「网址被破解」。这回再次混淆了电邮地址与Web地址的概念,而且似乎他们把电邮地址当成密码来看了。

既然电脑类的文章有问题,那么其他种类的文章显然亦会出错。要知道,作者本身的观点会有一定的偏向性,假如把自己的观点混入文章当中当成客观事例来描述,很容易误人子弟。甚至乎会出现因政治立场的不同而出现完全不同的偏向性、不同的对待事物的态度,影响自身观点的描述,使得原本应该客观描述的文章变得主观化。这一点在国内作者身上更加容易发现。

最可以说明事例的是两种甜味剂的介绍文章:糖精、阿斯巴甜。2011年5月第64页的文章介绍的是糖精,中国大陆人撰写;2012年1月第92页介绍的是阿斯巴甜,法国人撰写。两篇文章的作者观点几乎完全相反。
那位大陆作者的观点是:未明确证明是有害的,便是无害;当前研究暂告一段落而出现的阶段性成果,可以直接当作最终结论;受益者自己研究的结论是完全可信的;公共安全、民众健康、民主决策不值一提;借文章描述糖精表达自己观点之机会暗中诋毁中药(每次提完「糖精未经验证出有害」的观点后,就说中药「未经验证有效」);对民众的冷嘲热讽若隐若现。
法国作者的观点是:公共安全、民众健康优先;科学研究应该由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而不是由受益者进行;不应该冒风险将新的添加剂在未经全面研究的情况下快速、广泛地投入市场;研究若不够全面就应继续研究,直至全面客观、理证充分,以证明到底谁是对的;现行的科学评价体系有问题(特指审核材料的专家);关心民众。

几乎是截然相反的态度。从文章的角度来说,法国作者显然很负责任,而大陆作者实在是误人子弟。本来,在客观描述的文章当中插入自己的个人观点并试图影响大众,是很多作者获得尊敬的方法。但很难想像的是,这回大陆作者插入的却是不负责任的观点——不是坚持进行到底的科学研究,而是认为「研究了那么多次都发现不了问题,就肯定没事」,并推论出「研究那么多次都发现不了有效的证明,就肯定无效」,同时还认为重复研究无必要。这些观点不但显得过度极端,而且还显现出当前很多科技工作者的浮躁心态。而反民主就不用说了。

还好的是,由于这份杂志的文章主要来自于法国人,而这些法国人基本上都技术过硬、态度严谨,可以抵消一部份来自大陆人的不客观的思想。

因此可以这么说,看科学类的文章与杂志,可信度当属外国人写的最高,大陆作者写的文章,除非是实干家写的(例如袁隆平、钟南山),否则的话基本上看看就算了。如果把这个方法套在《新发现》杂志上,那么结论就是:即使只看法国人的文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并且可信度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