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变「著」,真不是好事

 中文  Comments Off on 「着」变「著」,真不是好事
Dec 032011
 

刚刚玩The Sims 3的时候,我的模拟人跳出一个愿望:着手写作。我第一眼看下去就晕了,我听过有车手、选手、好手、能手、把手……这些称呼,但「着手」是什么呢?难道写书著作的人可以简称为「着手」?噢,是个新名词啊。后来一想,应该是「着手」的意思吧。

把「着」合并到「著」,即使大陆都不至于会这样,反而台湾这个保持着正体字的地区居然这么做,在我看来真是很难受,而且很害人。(《离奇的「著」与「着」》)

Jul 202011
 

如果一个国家内一方不尊重另一方所使用的语言,用自己的语言强势打压对方,轻则会引发抗议、重则会引发分裂独立运动,这在世界范围内屡见不鲜。英国以英语打压威尔士语、爱尔兰语引发出分裂,就是其中一例。而在中国,却不懂得从中吸取教训,以至于出现同类问题。

先从台湾说起。台湾在威权时期亦曾经强力推行过国语政策,交流的时候必须用国语,学校更是一律禁止其它语言,只能使用国语作为唯一交流用语言。最后引发出严重问题,年轻一代母语使用能力严重下滑,甚至出现将国语作为母语使用的情况。即使现在重新推行母语也难以挽回局势,年轻一代人的母语能力继续下降。这给了台独阵营一个很好的把柄。

而在大陆就更加离谱。先是用简化字把一大堆文字废除,被废除的文字包括了各地语言用字在内;然后强制性推行普通话,将各地语言消灭得几乎无影无踪,甚至出现有父母不让小孩使用本地语言的极端案例,导致该小孩以普通话作为母语、本地语言反而是第二语言。当整片大陆都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剩下粤语地区了,既然已经有了处理先例,于是就直接套用相类似的手段来处理广东省。现在,广东省同样出现了父母不让小孩使用粤语的极端案例,并且学校也禁止学生使用粤语作为交流语言,导致大量学生的粤语「唔咸唔淡」、发声不清、发音不标准,并且还出现了粤语电台及电视台发音同样不标准的情况出现,在各种大小会议上无法使用粤语作为标准用语。

对于香港本来还相对好些,但近年来普通话使用者大量入侵,加上香港本地粤语不标准的人非常多,更由于有「『邪』音运动」的侵害,导致香港媒体使用的粤语变得同样不标准。

在藏语地区,同样的事情也在发生着,普通话取代藏语变成大多数时候的用语,藏语几乎只能用于私下使用。

有些人总以「语言是动态发展的」作为理由,对某一语言的推行造成其它语言发音出问题「完全赞同」,只承认普通话标准音而不承认其它语言的标准音,或者把其它语言完全不当回事。

全国各地的语言,只有两种有标准音:普通话(国语)同粤语;国语标准音来源于北京音,粤语标准音直接就是广州话;一个是官方指定的,一个是自然形成的;两者的语音同样持续了近百年而未发生明显变化;两者均有对应的外语翻译(Mandarin官话,Cantonese广州话),并且单词历史超过百年。明明是地位相同,却受到如此大的区别对待,必然会引发强烈不满,以至于会出现地域独立的想法。藏语与粤语一样,面对着同样的问题。

如果多一点相互尊重、多一点理解,那么人们还会想着独立吗?如果说某种语言的人无论去何处,自己所用的语言处处受尊重而不是被人乱骂,谁会愿意大费周章、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冒着资源供应不稳定的风险去争取独立?英国早已有教训公诸于众,中国却不把它当一回事,以至于语言问题成为分裂独立的其中一个因素,不得不说这是一大败笔。

两种拼音的对比

 中文  Comments Off on 两种拼音的对比
May 172011
 

国语(普通话)的首先是注音符号,然后是拼音,主流拼音是汉语拼音。其实无论拼音还是注音,基本内容都差不多,符号不同而已。注音稍微广阔点,由于有ㄪ、ㄫ、ㄬ,它可以为方言注音。不过缺点是不能为粤语注音,因为粤语还有-m韵母,这是注音都没收入的。不过拼音倒是可以做到这几点,于是粤语就有了自己的拼音方案。只是粤语拼音方案实在太多,这里选取已经被实用化的其中一个,它广泛应用在粤语输入法当中,那就是香港语言学学会粤语拼音方案,简称粤拼

其实真要对比起来的话会涉及到太多的东西,我想那种资料量足够可以写一本书了。所以只能简单对比一些很明显的地方。

无论是注音还是拼音,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标注时用字音,读出时可能会变音,这就是破音字。比如「水饺」,标注时注音符号ㄕㄨㄟˇ ㄐㄧㄠˇ、汉语拼音shuǐ jiǎo,但实际读出来却是注音符号ㄕㄨㄟˊ ㄐㄧㄠˇ、汉语拼音shuí jiǎo。很多人考试时都在这里摔倒过,我也曾经被陷害不少。

而无论是哪一种粤语拼音,都要按照实际发音标注,并且以标准粤语为准(但如果拼写粤语方言时,可以标注当地方言的实际读音)。这是由于同一个字在粤语中存在文白异读等各种读法。例如,「命运」,「命」要文读,拼音「ming6」;而「攞命」,「命」要白读,拼音「meng6」。

又如音标,其实粤语拼音是可以有注音音标的,例如广东话拼音就是如此,但有一个麻烦的地方,粤语总共九声六调,而国语只有四调,因此如果采用调号的话虽然看起来规范,但用起来麻烦。比如像这样:「北京」,广东话拼音Bäk Gënk,粤拼bak1 ging1。更加麻烦的是,同一个入声由于跟着的原因不同而会有所改变,比如p t k,跟长元音就会变成b d g。而国语的入声已经完全消失,虽然不需要拼写入声,但就造成大量同音字,烦上加烦。

May 142011
 

近年来的的电视台太喜欢乱发音了,频繁出错。其实一直都有,趁昨天才说完,今天继续。这次的电视台继续是广州的那几个粤语电视台,原因还是一样,受国语影响以及受各地粤语方言区的影响。

这一次也是很少见但却会被乱读的,「烟囱」。「烟囱」的「囱」,粤语的确是读作cung1。不过,这个是国语词汇,在用粤语阅读时是不会按字直接读的,通常会先转换成粤语惯用词汇然后再以粤语语音读出,比如「烟囱」在用粤语读出来时,应该要使用粤语词汇「烟通」,然后以「烟通」粤语发音读出。

还有一个字「腌」。这一次就是受到了各地粤语使用的影响而乱混杂。「腌」在标准粤语中读jip3,而其他方言区(比如中山)会讲jim1(读音同「阉」),当该读音插在标准粤语的时候,一聼就会觉得很怪。

再有一个字,最近因吸毒被热炒的高晓松,其名字中的「松」在香港媒体没被读错,但在广州媒体就被错读成「松」。这一次又是简化字搞鬼,之前我的文章《我用传承字(正体字)的原因之一:为了粤语书面表达》就已经提到过这个字。

还有广东各地地名,例如广州市流花路,此时「花」应该读成「化」(这是最能判断此人是否为广州人的标准之一);「里水」因受到简化字影响而被一些人误读为「里水」(lei5水);三元里的「里」应读作lei2,而不是lei5。当然,有些就不一定了,例如顺德大良,「良」在当地读作loeng1(阴平,调值是53而不是55,聼起来相当于国语的去声),而在广州话中读作loeng4(读音同「梁」)。

May 132011
 

广州市作为大陆的粤语媒体主要城市,本来应该要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其粤语节目全部采用标准粤语(广州话)。不过最近十几年受香港「『邪』音运动」影响(香港媒体本来也是用标准粤语语音(广州音)的,受到这个运动影像导致发音一团混乱),再加上有大量使用非标准粤语的「皇亲国戚」子女进入媒体行业,导致现在广州很多媒体所用的粤语混乱不堪,各种粤语方言混杂在同一个电视台,聼起来令人发指,有时甚至连佛山媒体所用的粤语都比他们好得到。

懒音问题这里就不提,因为早就有大量文章。在广州,无论是哪个电视台,其中聼得到最多的错音就是「捞」字。在标准粤语语音当中,「捞」字有四个读音,分别是laau4、laau1、lou1、lou4。

  • 读音laau4最为常用,例如「打捞」、「捕捞」的「捞」。
  • 读音lou1亦为常用,例如「捞面」、「捞埋」的「捞」。「捞埋」意为「搅拌到一齐」。此读音有很多同音字,比如「劳」、「卢」、「涝」、「颅」等。
  • 读音laau1不常用,就算要用也是带贬义的,比如「捞头」,此时「捞」的意思是广东人概念中的「北方人」,即除了广东、海南岛、广西、福建、台湾这几个地方以外的北边等省区的人。
  • 读音lou4几乎不见使用。

其中,「捞」读laau1时与国语读音相同,即汉语拼音lāo、注音符号ㄌㄠ。由于受国语影响,又加之各地粤语片区的读法差异,导致经常听到有发音不准的人将「打捞」、「捕捞」的「捞」一律读成laau1,听起来就真是令人觉得那个读错字的人是个「捞头」。

除了「捞」之外,「涝」也是会被读错的字。「捞」字有两个读音,分别是lou4、lou6。

  • 读音lou4最为常用,例如「洪涝灾害」的「涝」。
  • 读音lou6几乎不见使用。

由于各粤语片区的读音不同,有很多发音不准的人把「涝」读成laau4。

其他的,比如「拥堵」的「拥」,读音是jung2。有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读成jung1,发音与国语一样了,即汉语拼音yōng、注音符号ㄩㄥ。

还有「毕竟」的「毕」,读音是bat1。可能受到国语影响,有人读成了bit1(即「必」的读音),因为国语里「毕」与「必」同音。

May 122011
 

原本以为大陆的简化字才有多字合一的情况,比如「表」与「表」被合并成「表」,「后」与「后」被合并成「后」。但是现在看台湾的文章多了,就发现原来民国台湾省教育部也在对某些字做类似的事情,目前为止我只发现一个,那就是「著」与「着」。

在大陆,「著」与「着」这两个从永远都不会被混合使用,这真是个奇迹,也算是一个正确的举动。反而台湾的教育部就真是令人费解,大陆的简化字都没合并「著」和「着」,你合并来干嘛。我找了下相关资料,原来他们的理由是,「着」是「著」的某些意义下的分化字,因此将「着」放弃使用。这个理由倒是很像简化字当时的理由啊,比如刚才的例子,「表」与「表」就属于这种情况。但人家作为简化字地区,并未合并「著」与「着」,可见这两个字一旦合并会导致很多麻烦,至少不比别的合并字好到哪里去。

我不清楚台湾人能否正确区分「著」与「着」这两个字,但大陆人和香港人(还有澳门人、新加坡人等等)一定能区分开来。试想下,「着火」被写成「着火」,给人的感觉是「著作、写下一些火」,那不是很怪异吗。又如「著着」,虽然没这个词,不过偶然可以用得到,比如某作者很不耐烦地应付说:「这本书我还在着着呢!」如果同一用「著」呢?就会变成:「这本书我还在着着呢!」简直无法理解!

即使从语音来讲,这两个字读音都完全不同。「著」汉语拼音zhù,注音符号「ㄓㄨˋ」,粤语拼音zyu3;「着」汉语拼音zháo、zhe,注音符号「ㄓㄠˊ」、「ㄓㄜ」,粤语拼音zoek6、zyu6。

所以即使我打字时会用正体字、繁体字,但我在使用文字的时候是有原则的,并非全盘台湾化,而是会参考香港的用法,以及大陆简化字使用前的文字用法,坚持我自己的用字方式。很多中文字爱好者及专业人士(有台湾及香港人)曾经在某个清华的中文字论坛倡议过,要做一份大中华的正体字表(非完全台湾标准),并且还会将香港标准作为参照、对照,他们的观点我大多数都赞同,看似他们的用字程度无论比台湾、大陆都精准,如果他们能早日完成该表,那就真是一件大好事。

更新自2013年8月:如果留意看的话,「着」字在日本汉字中就得到了保留。其实说到俗字、分化字,现时有许许多多的字都来自俗字并在平时使用中最终转化成正字。例如「象」—「像」、「游」—「游」、「说」—「悦」等等,不一而足。如果死守「第一正字」,不但会使日常使用变得不方便,搞不好可能会变得比简化字更偏激(比如《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这会带来何种破坏,大陆以外的正体字使用者肯定很清楚吧。

适当增加一些分化出来的俗字不是坏事(不要有事没事都分就可以了),对于字义表达更有利。

May 042011
 

「里」与「里」,都是同一个意思但写法不同的异体字,因此「里面」和「里面」、「这里」和「这里」之间的意思并无差别。从外形上看,「里」比「里」笔画多一些。拆分来看的话,「里」是把「衣」字拆开再将「里」放进去,而「里」是在「里」的左边放个「衣」(衤),从这个角度来讲,「里」比「里」更形象一些。那么读音上呢?

在国语(普通话)中,「里」「里」「里」三字读音完全相同,汉语拼音都是[lǐ],注音是「ㄌㄧˇ」。粤语就有区别了,「里」的粤拼是[lei5],「里」与「里」均为[leoi5],完全不同。

单单这点就额外再次证明了一件事:简化字真是乱来的。同时,这就很好理解为何台湾常见「里」而不是「里」,笔画数少容易写;而香港用继续保持使用「里」较多,因为读音问题,「里」及「里」不能直接读出声旁,此时「里」更加符合口语区分(由于受台湾输入法影响,香港亦开始「被使用」台湾的习惯用字)。

对我个人而言,手写、电脑输入法我都会可以选「里」。对于电脑输入,「里」及「里」并无速度上的差别。对于手写,因个人写字不是特别好,上下结构的字写起来比左右结构的顺畅一些,用「里」可以使文字看起来不至太差。

Apr 222011
 

本来这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实在还有太多人不知道如何翻译了,甚至有英语教师居然也不知道。两年之前我跟着一个同学试聼了某些英语培训讲座的课程,当时他讲的内容是美式英语。大意是,本节课会讲讲为什么要学习美国的「普通话」,也就是美国的通用英语。然后又用英语将「美国的普通话」说了一遍。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还提到,有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们中文普通话的英语应该如何说,有中学老师会翻译成‘Common Language’,这是错误的,正确的叫法是‘Chinese General Language’(中文通用语)。而现在再想想这句话,真是好笑,一个英语培训的不知道如何翻译就算了,居然还说自己经常跟外国人打交道,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国语」(普通话)的英文翻译就有点离谱了。

一直以来,中文官方语言,「国语」(普通话)的英文叫法是‘Chinese Mandarin’,意为「中国官话」。该词在100多年以前就已经有了,当时是指满清朝廷的官方语言,亦指满清官吏。Bartok的芭蕾舞剧The Miraculous Mandarin(神奇的满大人)就有‘Mandarin’一词,就是指满清官吏。总之Mandarin跟满清有莫大关联。直至今日,中国官方通用语依然是Mandarin。由于Mandarin一词本身跟满清有莫大关联,又因为满清已经灭亡,于是就有人以为Mandarin早已不用,殊不知其实是自己无知。

值得一提的是,一百多年前与Mandarin有同等待遇(很早就被确定英文名)的另一中文语言是粤语,英文名为‘Cantonese’,广州市的英文名亦叫做‘Canton’,因此‘Cantonese’一此原指「广州话」,后来泛指粤语,而「广州话」则是翻译成‘Standard Cantonese’。对于广东尤其是广州而言,其实用广式翻译更为妥当。

Apr 132011
 

无论是粤语还是国语,「牛」除了是一种动物外,还是一个具有特殊意思的字,可以用来形容一些人、事、物。不过用「牛」来形容的时候需要注意,不能随意说别人牛,因为粤语的「牛」与国语的「牛」在用来形容的时候,意思完全相反。

在国语中,作为形容的「牛」意思单一,用法有限,是用来赞人的,比如「他这个人真牛」、「太牛了」,甚至还发展成粗口「牛X」。也就是说,在作为形容的时候,「牛」基本上是褒义词。

粤语就完全相反,如果用「牛」来形容的话,多半是贬义。例如「佢份人死牛一边颈,讲极都唔听」,「死牛一边颈」就用来形容顽固、做事很冲的人。再如「牛精」,用来形容他人脾气火爆、容易冲动、横蛮。又如「牛嚼牡丹」,用来形容一个人不懂欣赏,而且「牛嚼牡丹」是一个粤语歇后语:「牛嚼牡丹——唔知花定草」,非常贴切。最后再一例,「牛唔饮水唔揿得牛头底」,很形象,如果牛不愿意喝水就算按牛头也没用,用来形容做事不要勉强、顺其自然。

单单一个「牛」,粤语就有这么多生动的语句和表达方式,可见其文化底蕴比国语高得多。

懂得至少两种汉语,益处不少

 中文  Comments Off on 懂得至少两种汉语,益处不少
Mar 092011
 

现今由于大陆强制推广普通话,大量禁绝当地语言,电视台、学校无一例外,导致不少人只懂一种汉语,即普通话。更有些家长冲昏头脑,痴迷得不允许子女使用当地语言,只准讲普通话。现在人人都说学多一门外语有好处,那么学多一门汉语语言就不好了吗?显然是有些人做奴隶做惯了,太听话。

回归正题,其实一个人如果懂得两种汉语,最明显的好处是,可以大幅度减少错别字的出现频率。我继续以粤语及国语普通话为例,两种语言各举一例。

1、「做」与「作」

在普通话中,「做」与「作」读音完全一样,但在粤语中就不同了。「做」粤拼zou6,不是入音字;「作」粤拼zok3,是入音字,读起来有明显的短促感。由于国语普通话缺乏入音,造成同音字太多,因此亦容易混乱。对于只懂得国语普通话的人来说,要区分这两字的用法需要死记硬背,但粤语使用者不需要。

常见的错误:「作客」错成「做客」,「作法」与「做法」经常用错。

2、「逼」与「迫」

在粤语中,「逼」与「迫」读音相同,而普通话中两字读音不一样。对于只懂得粤语的人来说,区分用法需要死记硬背,但若懂国语普通话就不需要了。

常见的错误:「迫不及待」误作「逼不及待」,「逼虎跳墙」错成「迫虎跳墙」。

很显然,如果懂得两种语言的话就没那么多错别字和使用错误了。有时如果字词使用出错,他人直接按照字义理解会出现严重理解问题。例如「这次作法不妥当」与「这次做法不妥当」,显然是有区别的。「这次作法不妥当」会被理解为「这次宗教仪式举行不妥当」,而「这次做法不妥当」会被理解为「这次的行动行为、处理方式不妥当」。

因此使用文字的时候应该要注意不要用错字,而减少错别字又很有效的方法是,使用两种汉语。其实这对大多数人而言是毫无问题的(除了那些被迫只准使用一种汉语的人),比如两广、港澳人士使用粤语及国语,福建、台湾、潮汕人使用闽南语及国语(潮汕人所用的潮州话属于闽南语的一个分支),客家人使用客家话及国语(有些客家人能用不止一种汉语,常见有客家话+粤语+国语、客家话+闽南语+国语,这样优势更明显)。

如此简单方便快速高效的方法为什么不用呢,不要一味单一化地使用国语普通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