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中华民国 下的所有文章

民国100年的七七事变纪念日

今天是民国100年(2011年)7月7日,74年的今天,驻扎在丰台的日军进行夜间军事演习,地点就在卢沟桥北侧,刚好是国民革命军驻地的附近。随后日军以「发现一名士兵失踪」为理由,要求入城搜查,被国军驻军拒绝其要求。随后发生冲突,日军进攻、国军反击。之后爆发8年时间的全面抗日战争。

我不打算在今天重述当日发生的事情经过,历史存档已经很明确地记录了当时的经过(例如远东军事法庭记录的秦德纯的证词,是比较准确的),因为其后8年的全面抗战才是重点。恰逢民国建立100年,这段历史更加不该忘记,正因为有民国抵抗,我们今天才不至于成为日本的奴隶。可惜,后来民国却遭到暗算,被逼至台湾,抗日历史在大陆也遭受篡改。所以我只好说,大陆可以批评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但却名不正言不顺,日本同样可以指责大陆篡改历史。

1949年之后的大陆赤共总是大肆宣传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国府「消极抗日」、攘外必先安内、九一八时国府命令不抵抗,自己领导的游击战争为抗日打下基础、建立统一战线、《论持久战》给了人们鼓舞……

但一直以来却没什么人去质疑,既然是中流砥柱,为何历史课本不见大量的大战役战斗资料?十几年间国府当时在做什么呢?既然游击战那么成功,为何未全面铺开?若是统一战线,为何不见支持者?《论持久战》发表之前是否受到他人启发?等等疑问,难以解开。

如果抛开大陆的宣传资料翻开当年的历史,就可以发现原来事实完全相反。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南京战役、徐州会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广州战役、南昌会战、随枣会战、三次长沙会战……大大小小各种战役,国军无一例外都是主要作战力量。既然如此,怎么会有「不抵抗」的命令?原来那是张学良下令的,而后来的南京国民政府及蒋中正都是下令必须抵抗。是不是《论持久战》的作用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没错,的确与持久战有关,但抗日方面不是共产党的《论持久战》,而是蒋中正在在1931年演讲时的「和战两用」及随后形成的「抗日持久战」思想,《论持久战》不过是借鉴而已。难道《论持久战》真的没用?非也,对抗日无用不代表完全无用,它实际上等于叫红军趁国军日军打得正激烈,自己可以好好休整、慢慢壮大,甚至种植鸦片害人养己。

国军主攻正面战场,赤共一面「休养生息」,一面打所谓的地道战、游击战。但实际上,这些游击战不但不能有效击退日军,反而害死了大量的人。详情可见《真实的地道战原来如此残酷》。因此,统一战线纯属子虚乌有。不过,红军其实也真的抗击过日军,例如参与过百团大战,最后平型关大捷,这本来很不错,但毛泽东却对百团大战很不满,说百团大战过早暴露了八路军实力、指责林彪头脑发热、在战役中吃亏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红军养着不是为了抗日、而是为了反民国?最后结果有目共睹。

1945年日本投降,中国的国际地位、声望到达了20世纪的最高水平,成为联合国创始国之一,在中国人面前,日本人只能低头哈腰。此时的中国本该休养生息,没想到苏俄趁势在背后支撑赤共攻打民国政府,刚打完一仗的国军疲惫不堪、难以招架。更令人心寒的是,由于苏俄在美国打舆论间谍战,发行大量唱好赤共的书籍以迷惑美国人,导致美国作出错误决策,停止向中国增援武器。加上赤共采用人海战术,迫使平民参战,国军不敢打平民,甚至有国军因此而被迫投降。最后中国政府唯有撤退台湾,大陆被全面赤化。

所以说,赤共并非中流砥柱,而是偷梁换柱。时至今日,虽然有很多人不满赤共,也对赤共某些历史宣传有所怀疑,但由于深受赤化思维的影响,至今仍然对平时灌输的那一套继续认同,比如承认成王败寇而不认历史事实、承认迫民参战正确而不认国府护民。要是跟他们讲述历史事实戳破谎言,他们就会立即抓狂奋力以各种霸王理由来还击。

要把这些修正过来,太难了。

大陆民国初期广州之「强拆」

「强拆」在现今中国大陆已经屡见不鲜,并因此导致众人不满、民怨沸腾。在大陆三大城市:北京(北平)、上海、广州,都有强拆案例。在民国初期,广州亦有过强拆行为,并且看上去很严格。不过与现在相比,可能就差远了。

以下是摘取的段落:

曹汝英当过两广大学的老师,出国到欧美考察多时,心中有了谱。他亲自作出测量和规划后,施工部门首先拆西门口的旧城基,并在城基上修路。沿线被指定拍卖的房子,如限期不迁,员警会前去强拆,有违抗的可以开枪。但习惯势力却难以改变。北洋政府的国务总理梁士诒是广东人,他电告莫荣新、杨永泰等,要求保留「梁千乘侯祠」,于是只好修改路线。拆一德路石室附近城墙时,石室不少房子靠近城墙,教堂神父已把领地内的房子拿去出租,每年收回租金,如大新街,玉子巷等每年就收300多两银子,所以极力反对,令工程被迫停顿。后政府允许教堂在核准地段多建楼房(不限高度),才算达成协议,工程得以继续。当然,有的也出于对文物保护的考虑。开辟文德路时,时任潮梅镇守使的刘志陆写信给魏邦平,要求保留府学东街的刘家祠。要躲避刘家祠,就要改变路线改拆孔庙(今市一宫内)的一部分。此举真是「就得姑来失嫂意」,令时任孔教会长的林泽丰大为紧张,致电北京的广东籍京官,要求杨、魏改路线,还扬言铸杨、魏二人铁像跪在广府学宫(今市一宫)门前示众。发过电报,还散发传单,引起了风波。后经市政公所公开答辩,并向北京的粤籍官绅解释所拆的只是靠近学宫的文昌宫(又名万寿宫),事态始告平息。过去的中华路(今解放南路)不能直通珠江,因为有基督教青年会和法国人开的韬美医院挡着,不能拆,只能绕靖海路才出江边。而百姓也在考虑自己的利益,在兴建惠爱路(今中山路)时,市政公所下令五日内拆除西城门及惠爱七约铺户,时各铺户居民「闻斯恶耗,有如晴空下霹雳,种种忧愁情况,莫可名状。」(1919年9月5日广州《国华报》)居民开会,呈诉政府,请求延期拆迁,并未得准。有的市民在西瓜园附近贴出春联:「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拆城明日迁」。可见,由于各种利益的关系,形成巨大的阻力。但是,由于政府果断的决心,虽然也作了妥协,仍然向前推进。修路时,也考虑现代城市的消防需要,对一些路段拓宽处理。

在这里可以看到这几个重点:

  1. 警察可以强拆,还能开枪,但清遗留下来的屈服势力的现象依然未完全扭转,有影响力的人一句话就可以暂停工作;
  2. 除了私人房产,有权有钱有名之士更是极力保护文物,甚至是市政府也要改变策略;
  3. 有上街抗议的自由,还能广派反对传单;
  4. 人们可以自由表达不满。

而今时今日呢?强拆的无需警察出动,亦无须动枪,城管带着拆迁队直接拆屋;不但屈服势力,还会主动避让,不用对方出声。无论民间如何保护文物,甚至在争议阶段也不管那么多,照拆可也,拆完后都是以各种滑稽的理由打发市民。别说上街抗议了,就算挂个对联、横幅,一样会被请去「喝茶」;那么上网表达不满吧,立即遭到删帖。

这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市容市貌表面上看起来很光鲜,底下却如此阴暗,甚至还不如90年前。看下今日台湾,新闻里面说得很乱,其实民众生活相当舒适太平。而大陆刚好相反。这说明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大陆愈来愈狂了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最近大陆就是这种形势。

听说大陆准备建立第二个北韩式局域网,可能会在今年展开,方式可能是建立网站白名单。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有两个反应。一是无奈,我们的网络就这样被人乱截乱封,即使是破网软件亦在疲于奔命地不断更新。第二个就比较复杂,我想我还是引用古话:

中国有句古话:「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英雄之道,先狂后亡;凡人之心,先亡后狂;我自狂之,奈何我亡。」
外国亦有类似意思的话:「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现在,大陆愈来愈狂了,尤其是体现在封网的关键词数量增速变快,什么都想屏蔽,简直就是发狂的表现。按照那古话来解释,也许离亡「国」(共产伪国)的时间更加接近。不是还有一句话吗,叫做「黎明前的黑暗」,现在越是黑暗,离白天就越近。

自从六十几年前白日东落,天地进入红霞黄昏之后,就慢慢变黑。白日落前天会变暗令人感到一天又该过去,晚霞大红大紫很好看,但白日落下之后呢?一片漆黑!即使有灯有光也还是阻挡不住漫天黑暗的事实。星空虽然好看,但长期生活在黑暗中能做什么呢,在黑暗中人们最常做、必做的事就是睡觉。沉睡中的人最容易任人宰割,因为睡着不知道,等到惊醒的时候往往已经迟了,无法挽救了。但总会有幸存者的,醒来的人越多反而越安全。无论天再黑,最终都要天明的,白日一定会东升,阳光普照大地。

随着第二天白日升出的到来,绝大多数人们终究会醒来,届时就需要告知他们黑夜中所发生的一切背后的事实。

广东省各地地名英文翻译

原先嘅广东地名翻译系点样呢?可能包括广东人在内好多人都唔清楚。

大陆自沦陷后开始推行汉语拼音,原本系想废除汉字改成用汉语拼音,好在未能成功,汉语拼音只可以用来为汉字标注读音。不过令人无奈,汉语拼音亦成为各地地名嘅标准翻译方式。由于汉语拼音原本系专门为国语普通话而制定,所以好多地方用起身并唔顺口,有啲同原先翻译相比相差太远。依种做法相当于抹除民众嘅民国记忆,亦可以认为系一种愚民手段。

不过我系唔会咁容易放弃当年嘅粤式翻译,就比如我要表达「广州」时并唔想用‘Guangzhou’,而系用‘Canton’。

最终,我揾到咗《1947年广东政区及邮政式广东地名一览》,下边一齐分享下:

广东省Kwangtung,省会广州市,辖2市98县

省会:

广州Canton。本为番禺、南海两县县治所在,1925年7月以番禺、南海两县城区及附近地区置广州市,1930年1月改为广州特别市,同年8月仍改为广东省辖市,1947年6月改隶行政院,仍为广东省省会。

2市:

  1. 汕头Swatow,1930年12月以澄海县汕头地方改置。
  2. 湛江Tsamkong(Chankiang),1945年9月以收回原被法国租占的原遂溪、吴川两县所属的广州湾地方改置,治西营Siying。

98县:

  1. 番禺Punyü 。清与南海县同为广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仍治广州城,1933年移治新造Suntso,1945年又移市桥Shikiu。
  2. 中山Chungshan。本为香山县Heungshan,1925年4月改名中山县;1929年2月国民政府第十九次国务会议确定为全国模范县,直属国民政府,1937年12月国民政府授权,仍复隶于广东省政府;1930年6月移治唐家环(又名唐家湾、中山港Chungshankong),1934年10月迁返石岐Shekki。
  3. 南海Namhoi(Nanhai)。清与番禺县同为广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仍治广州城,1913年移治佛山镇,寻迁返广州城,1937年又移治佛山镇。
  4. 顺德Shuntak
  5. 东莞Tungkun
  6. 从化Tsungfa
  7. 龙门Lungmoon
  8. 台山Toishan 。本为新宁县Sunning,因与湖南、四川、广西三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台山县。
  9. 增城Tsengshing
  10. 新会Sunwui(Sanwui)。 1931年3月移治江门Kongmoon
  11. 三水Samshui(Samsui)
  12. 清远Tsingyün
  13. 宝安Poon 。本为新安县Sunon,因与河南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宝安县。
  14. 花县Fahsien
  15. 佛冈Fatkong 。清为佛冈直隶厅,1914年6月改县。
  16. 赤溪Chikkai 。清为赤溪直隶厅,1913年6月改县。
  17. 高要Koyiu 。清为肇庆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治肇庆城Shiuhing
  18. 四会Szewui
  19. 新兴Sunhing
  20. 高明Koming
  21. 广宁Kwongning
  22. 开平Hoiping
  23. 鹤山Hokshan
  24. 德庆Takhing 。清为德庆州,1911年11月改县。
  25. 封川Fungchün
  26. 开建Hoikin
  27. 恩平Yanping
  28. 罗定Loting。 清为罗定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
  29. 云浮Wanfow 。本为东安县,因与旧顺天府、湖南、四川一府二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云浮县。
  30. 郁南Watnam 。本为西宁县,因与直隶、甘肃两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郁南县。
  31. 曲江Kükong(Kükiang)。清为韶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治韶关Shaokwan(韶州Shiuchow)。
  32. 南雄Namyung 。清为南雄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
  33. 始兴Chihing
  34. 乐昌Lokchong
  35. 仁化Yanfa
  36. 乳源Yuyüan
  37. 英德Yingtak
  38. 翁源Yungyün。 1947年2月移治龙仙墟Lungsinhü
  39. 连县Linhsien 。清为连州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
  40. 阳山Yeungshan
  41. 连山Linshan 。清为连山直隶厅,1911年11月改县。
  42. 连南Linnam 。1942年6月以连县八排地方及阳山、连山两县边境合置。
  43. 澄海Tenghai
  44. 惠阳Waiyeung。本归善县,清为惠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并改名惠阳县,治惠州城Waichow
  45. 博罗Poklo
  46. 新丰Sunfung(Sinfeng)。本为长宁县Changning,因与江西、四川二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新丰县。
  47. 紫金Tzekam。本为永安县Wingon,因与福建、广西两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紫金县。
  48. 海丰Hoifung
  49. 陆丰Lukfung
  50. 龙川Lungchun
  51. 河源Hoyün
  52. 和平Hoping
  53. 连平Linping。清为连平州,1911年11月改县。
  54. 潮安Chaoan。本海阳县,清为潮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1914年1月改名潮安县(因与山东省县名重复)。
  55. 丰顺Fungshun(Pungshan)
  56. 潮阳Chaoyang
  57. 揭阳Kityang
  58. 饶平Jaoping
  59. 惠来Hweilai
  60. 大埔Taipu
  61. 普宁Puning
  62. 南澳Namoa。清为南澳厅,1911年11月改县;1947年移治隆澳。
  63. 梅县Meihsien。清为嘉应直隶州Kaying,1911年11月改县并改名梅县。
  64. 五华Ngwa。本为长乐县Changlok,因与福建、湖北两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五华县。
  65. 兴宁Hingning
  66. 平远Pingyun
  67. 蕉岭Chiuling。本为镇平县Chenping,因与河南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蕉岭县。
  68. 茂名Mowming。清为高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治高州城Kochow
  69. 电白Tinpak
  70. 信宜Sunyi
  71. 化县Fahsien。清为化州,1911年11月改县。
  72. 吴川Ngchün。1925年移治黄陂墟。
  73. 廉江Limkong。本为石城县,因与江西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廉江县。
  74. 海康Hoihong。清为雷州府治,1911年11月裁府留县。
  75. 遂溪Suikai
  76. 徐闻Tsuimen(Suwen)
  77. 阳江Yeungkong。清为阳江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
  78. 阳春Yeungchun
  79. 琼山Kiungshan。清为琼州府治,1911年11月改县。
  80. 澄迈Tsingmai,治金江市Kimkang
  81. 定安Tingan
  82. 文昌Mencheong
  83. 琼东Kiungtung。本为会同县,因与湖南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琼东县。
  84. 乐会Lokwei
  85. 临高Limko(Limkao)
  86. 儋县Tanhsien(Tamhsien)。清为儋州,1911年11月改县,治儋州Tamchow(Tamchiu)
  87. 崖县Aihsien(Ngaihsien)。清为崖州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治崖州Ngaichiu
  88. 万宁Manning。本为万县,因与四川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万宁县。
  89. 陵水Lingshui
  90. 感恩Kumyan(Kanem、Kamyan)
  91. 昌江Cheongkong。本为昌化县,因与浙江省县名重复,1914年1月改名昌江县。
  92. 乐东Loktung。1936年1月由感恩、昌江等县析置,治乐安城。
  93. 保亭Paoting。1936年1月由定安、乐会、崖县、万宁等县析置。
  94. 白沙Paksha。1936年1月由琼山、定安、儋县、陵水、崖县、昌江、感恩等县析置。
  95. 钦县Yamhsien。清为钦州直隶州,1911年11月改县,治钦州Yamchow。
  96. 防城Fongshing(Fangcheng)
  97. 合浦Hoppo。清为廉州府治,1911年11月改县,治廉州城Limchow。
  98. 灵山Lingshan

可以见到,依啲译名都或多或少显示出粤语保留嘅入音、-m韵尾(Codas),都系现今国语普通话缺乏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