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讀錯字 下的所有文章

又再次聽見粵語電視臺發音錯誤

近年來的的電視臺太喜歡亂發音了,頻繁出錯。其實一直都有,趁昨天才說完,今天繼續。這次的電視臺繼續是廣州的那幾個粵語電視臺,原因還是一樣,受國語影響以及受各地粵語方言區的影響。

這一次也是很少見但卻會被亂讀的,「煙囪」。「煙囪」的「囪」,粵語的確是讀作cung1。不過,這個是國語詞彙,在用粵語閲讀時是不會按字直接讀的,通常會先轉換成粵語慣用詞彙然後再以粵語語音讀出,比如「煙囪」在用粵語讀出來時,應該要使用粵語詞彙「煙通」,然後以「煙通」粵語發音讀出。

還有一個字「腌」。這一次就是受到了各地粵語使用的影響而亂混雜。「腌」在標準粵語中讀jip3,而其他方言區(比如中山)會講jim1(讀音同「閹」),當該讀音插在標準粵語的時候,一聼就會覺得很怪。

再有一個字,最近因吸毒被熱炒的高曉松,其名字中的「松」在香港媒體沒被讀錯,但在廣州媒體就被錯讀成「鬆」。這一次又是簡化字搞鬼,之前我的文章《我用傳承字(正體字)的原因之一:爲了粵語書面表達》就已經提到過這個字。

還有廣東各地地名,例如廣州市流花路,此時「花」應該讀成「化」(這是最能判斷此人是否爲廣州人的標準之一);「裏水」因受到簡化字影響而被一些人誤讀爲「里水」(lei5水);三元里的「里」應讀作lei2,而不是lei5。當然,有些就不一定了,例如順德大良,「良」在當地讀作loeng1(陰平,調值是53而不是55,聼起來相當於國語的去聲),而在廣州話中讀作loeng4(讀音同「樑」)。

廣州粵語媒體的混亂發音

廣州市作爲大陸的粵語媒體主要城市,本來應該要有很好的示範作用,其粵語節目全部採用標準粵語(廣州話)。不過最近十幾年受香港「『邪』音運動」影響(香港媒體本來也是用標準粵語語音(廣州音)的,受到這個運動影像導致發音一團混亂),再加上有大量使用非標準粵語的「皇親國戚」子女進入媒體行業,導致現在廣州很多媒體所用的粵語混亂不堪,各種粵語方言混雜在同一個電視臺,聼起來令人髮指,有時甚至連佛山媒體所用的粵語都比他們好得到。

懶音問題這裏就不提,因爲早就有大量文章。在廣州,無論是哪個電視臺,其中聼得到最多的錯音就是「撈」字。在標準粵語語音當中,「撈」字有四個讀音,分別是laau4、laau1、lou1、lou4。

  • 讀音laau4最爲常用,例如「打撈」、「捕撈」的「撈」。
  • 讀音lou1亦爲常用,例如「撈麵」、「撈埋」的「撈」。「撈埋」意爲「攪拌到一齊」。此讀音有很多同音字,比如「勞」、「盧」、「澇」、「顱」等。
  • 讀音laau1不常用,就算要用也是帶貶義的,比如「撈頭」,此時「撈」的意思是廣東人概念中的「北方人」,即除了廣東、海南島、廣西、福建、臺灣這幾個地方以外的北邊等省區的人。
  • 讀音lou4幾乎不見使用。

其中,「撈」讀laau1時與國語讀音相同,即漢語拼音lāo、注音符號ㄌㄠ。由於受國語影響,又加之各地粵語片區的讀法差異,導致經常聽到有發音不準的人將「打撈」、「捕撈」的「撈」一律讀成laau1,聽起來就真是令人覺得那個讀錯字的人是個「撈頭」。

除了「撈」之外,「澇」也是會被讀錯的字。「撈」字有兩個讀音,分別是lou4、lou6。

  • 讀音lou4最爲常用,例如「洪澇災害」的「澇」。
  • 讀音lou6幾乎不見使用。

由於各粵語片區的讀音不同,有很多發音不準的人把「澇」讀成laau4。

其他的,比如「擁堵」的「擁」,讀音是jung2。有些人不知道怎麼回事,讀成jung1,發音與國語一樣了,即漢語拼音yōng、注音符號ㄩㄥ。

還有「畢竟」的「畢」,讀音是bat1。可能受到國語影響,有人讀成了bit1(即「必」的讀音),因爲國語裏「畢」與「必」同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