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2010
 

夜晚在一個古典音樂群組内聊天時提到了身邊的人看待古典音樂的事情,都發現一個共同點:身邊大多數人對古典音樂瞭解不深的人在看待古典音樂時,認爲那是高雅、高端、高級的藝術。而我們這些討論者卻沒看到也不認爲古典音樂是“高雅、高端、高級”的藝術。

我當時感嘆一句:“的確,我也沒感到多少高雅,倒是那些習慣流行摇滚的人這麼認爲。不知道他們這種思維是怎麼來的。”有人答曰:“CCTV宣傳出來的結果。一旦把古典音樂說成是高雅的,就自然造就出一批拿古典音樂當面子的僞古典迷。”我接道:“就好比18世紀那些不懂音樂的富人用古典音樂的高票價充面子一樣。”回曰:“花一大把銀子,跑到音樂廳的前排裏睡瞌睡,音樂會散後逢人便講:那天我聽了場音樂會,特高雅。”

前幾年有个教授建議年輕人應該多聼交響樂,結果引發一場網絡抗議,有人還寫了份諷刺文章。文中認爲音樂會票價高不可攀,聼音樂還不如搞好教育。盡是開刷古典音樂的文字。

這些事情透露出下信息:各種各樣的宣傳使得人們認爲古典音樂是高雅、高端、高級、高價、高不可攀。

我當初看到那篇所謂的反駁文章之後感到這些人被誤導得確實非常厲害,不去音樂廳就不能聼古典音樂?我們這一大批喜歡古典音樂的人不少都是普通人而非大富大貴之人,沒多少錢或時間去聼音樂會,但同樣喜歡去聆聼古典音樂。事實上我們與那些聼流行樂、聼搖滾樂的人一樣,都是用電腦、MP3播放機、手機、音響器材等設備來聼音樂,不同的是,我們播放古典音樂而已。我當時還真想按照那篇文章的格式來寫一片反諷文,不過沒寫成,戴有色眼鏡的人太多了,看完我的文章後肯定又會有新一輪罵戰。

說到聼音樂不如搞好教育,其實音樂本身就有教化的作用。孔子及其後人亦認爲如此。《論語・泰伯篇》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論語·八佾》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以成。”可見聆聽音樂本身就是教育的一種。如果真的把心思放到教育上,那就更應該推廣音樂教育。

有人肯定想反駁。如果還想反駁說,古典音樂的音樂會票價很高、高不可攀,那我同樣可以反駁,那麼多演唱會(流行、搖滾都有)的票價同樣非常昂貴,有些甚至還超過古典音樂的音樂會票價,爲什麼又不說流行樂搖滾樂是高雅藝術?

古典音樂和流行樂、搖滾樂難道真的一個天一個地?很多流行樂、搖滾樂歌手都有不錯的古典音樂基礎,但他們並未從事古典音樂相關的事情。其實,無論古典音樂、流行樂、搖滾樂還是其它各種音樂,都不過是音樂的一個分支而已,並沒什麼高雅庸俗、高級低級之分。古典音樂不同就在於,這個分支繼承的東西比較固定。

在聊天的時候有人說過:“流行音樂頂多火幾年,但古典藝術能流傳幾百年一直被人們銘記。流行音樂基本上都是些罐頭音樂,來得快忘得也快。”這句話就印證了兩件事,一是古典音樂繼承的東西比較固定,是流傳數百年的音樂;二是流行樂正如其名,是一種大衆潮流的音樂。當然了,這並不等於說流行樂搖滾樂等不會被銘記流傳,一些經典樂曲同樣會被人們傳唱下去的。

我可以用中文來作舉例比喻。古典音樂就好比文言文,被長期繼承,即使在現代,假如你喜歡也可以用文言文寫文章。而流行樂、搖滾樂等音樂流派就好比現代白話文,貼近大衆、人人都能讀寫。

相比其流行樂、搖滾樂等聽衆,古典音樂聽衆不多,並且聽衆的權勢地位都是一樣。但是在網絡上,總有人指責我們有音樂歧視,看不起流行樂、搖滾樂。往深一層想想,到底是誰看不起誰?我們並不會看不起流行樂、搖滾樂,倒是那些被灌輸“古典樂是高雅藝術”的人看低自己。

如果想不明白,換個思考方式試試——路人甲在商店想買走商品架上的最後一件物品,路人乙剛好也要買,,兩人的手不約而同拿著同一件物品。此時路人乙對著路人甲大喊:你欺負我是弱勢群體啊!路人甲:我沒欺負你啊。此時,路人乙找來站在他身旁的親戚朋友,指著路人甲大叫:你們看,他欺負我們弱勢群體!
到底誰是弱勢群體呢?

正如有人喜歡看文言文古文獻,有人喜歡看現代小説,他們並非對立關係。作爲音樂的其中一個分支,人們不應再用有色眼鏡去看古典音樂。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