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012011
 

我像以前每年一樣,今天我又再收看了維也納信念音樂會的直播。今年有所不同的是,廣東音樂臺(FM993)不再轉播了,真可惜。CCTV音樂頻道同以往一樣廢話太多,而且是讀那些毫無作用的預稿,真是影響雅致。

今年的指揮已經眾所皆知了,就是Franz Welser-Möst,他已經指揮過2010年美泉宮夏季音樂會。可以發現,今年有7個曲目是從來沒在新年音樂會上演奏過的:

Johann Strauss: Amazons Polka, op. 9
Johann Strauss: Debut Quadrille, op. 2
Johann Strauss: Muthig voran! Fast Polka, op. 432
Johann Strauss: Abschieds-Rufe Waltz, op. 179
Franz Liszt: Mephisto Waltz No. 1
Joseph Hellmesberger: Gypsy Dance from "The Pearl of Iberia"
Eduard Strauss – Ohne Aufenthalt, Polka-schnell;op.112

2011年是Franz Liszt(李斯特)誕辰200年,安排一曲紀念他那是應該的。Joseph Hellmesberger的作品與斯特勞斯家族的風格很接近,如果可以的話,未來的新年音樂會可以考慮多加入類似作曲家的作品,聼起來更有意思。

整體感覺,Welser-Möst似乎有點嚴肅,或者說表演天賦一般。在《藍色多瑙河》打斷時轉過身來,給人看出了他屬於“準備充足”那種,這樣一來台下觀衆反而沒像以往那樣會意地笑起來,場面帶有一點點尷尬。而新年祝賀也說得太快了。還好,在《永不休止快速波爾卡》(Ohne Aufenthalt, Polka-schnell)演奏時,Welser-Möst手拿列車牌時表現幾好玩的,完全就是一個萬能指揮牌了。只不過比起前幾次指揮的“玩鬧”,這一次Welser-Möst僅僅是娛樂一下,沒甚麼大動作。

說到Welser-Möst,聼過他指揮今年的新年音樂會曲目以及之前的2010年美泉宮夏季音樂會,感覺似乎是維也納之音有點純。維也納愛樂的樂音依然華麗,相對以往各個指揮的風格,這一次的樂音顯得淡雅不少。看看這個“配方”:Welser-Möst是奧地利人,維也納愛樂樂團是奧地利的樂團,感覺是“絕配”(至於是不是絕配,見仁見智了)。

《藍色多瑙河》演奏時,芭蕾舞同時在電視上跳起來了,男女小舞蹈演員推門進屋分別跳舞。這群人看起來似乎跟上次是同一批人,不過我不敢確定,小孩長大起來變化很大,一時無法判斷。當時我一看那道被推開的門,立即就想,這回不會又像上次那樣現場跳舞吧。隨著舞蹈的進行,我越來越覺得這是現場跳的。最後終于驗證了我的想法——工作人員爲他們打開音樂廳大門,他們從門口舞入大廳。人們紛紛把目光轉移向他們,格外引人注目。音樂結束,台下演員向指揮和觀衆致敬,好像Welser-Möst只是向他們微笑而已,沒給甚麼招呼。

很多人說新年音樂會每年演出的都是那些固定的曲目,還不如平時聼音樂會或者賣錄音。在我看來新年音樂會不過是一場迎新歡慶的音樂會,是用來Have Fun的,性質更偏向於娛樂。一場歡慶的音樂會,能帶來歡樂就可以了,沒必要在意他們演奏的是甚麼曲目。更何況,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本來就是奧地利人自己的歡慶音樂會,而這場音樂會最初又是爲了普及斯特勞斯家族音樂而設的,現在他們加入斯特勞斯風格接近的作品已經算很不錯了,不能因爲它國際化,國外觀衆就要求它加入其它作曲家的作品。如果認爲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太過單調,那麼可以選擇欣賞柏林除夕音樂會,他們不會如此單調。

其實反過來可以想想,假如某天CCTV的春晚變成國際都看的節目,別人對它指指點點,要求它加入大量英語節目、日語節目、西班牙語節目,那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呢。本來是自己家給自己娛樂的晚會,爲何要受外人指點?

這是新年帶來的歡樂的音樂會,每年都能好好享受,後期還會銷售音像製品(包括藍光影碟),不容錯過!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