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12011
 

現在很多人一看到民國自由地區的注音符號(比如像「ㄓㄨㄤ」這種)就一頭霧水,不知所措。這種符號就相當於大陸地區使用的漢語拼音,不過其目的稍有不同。先說漢語拼音。

提到漢語拼音就不能不提簡化字。早在三十年代,中共總書記瞿秋白就說:「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共產黨的文化標兵魯迅也認為:「漢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勞苦大眾身上的結核」,「倘不先除去它,結果只有自己死」。當時蘇聯亦積極支持這種做法。1958年,大陸國務院修改通過了《漢語拼音方案》,原本是用來廢除漢字的,「走世界共同的拼音化道路」。當時是想先用拼音來注音,幫助識字,一旦時機成熟就廢除漢字取而代之,在漢字未被取代之前,先實行漢字簡化,並取消異體字,廢除正體字。

後來在20世紀70年代,出臺二簡字草案並將之推行,但因造成大量混亂而不得不廢除。二簡字至今仍有殘留,例如衡量金錢的單位「圓」至今在大陸仍然使用「元」字,表示回答、回應之意的「答覆」與「回覆」至今仍被寫作「答复」「回复」。好在二簡字推行失敗,若推行成功的話,也許漢字被廢除、被漢語拼音完全代替的日子就不遠了。

時至今日,漢語拼音已經停留在爲文字標記發音的程度。說到標記發音,現在可以看看注音符號了。

注音符號一直都僅僅是作爲幫助標記發音的工具使用,並未像漢語拼音那樣初衷是爲了代替漢字。注音符號有個好處,基本上是一音一符號,即使是韻母也不會超過兩個符號,這對於小學生學習漢字而言是很有幫助的。例如「團」的韻母用漢語拼音表示爲uan,注音符號僅需兩個,即「ㄨㄢ」。聲母加韻母最長不會超過3個符號,例如「狀」,漢語拼音是zhuang,而注音符號是「ㄓㄨㄤ」。在電腦輸入時,注音符號能夠比漢語拼音少打很多字母,唯一的麻煩是需要記住注音符號的位置。

那麼漢語拼音一無是處嗎?那又不是。民國政府就吸收了漢語拼音,爲甚麼呢?來看看2005年,臺北市馬市長英九蒞微軟公司演講紀錄,以下爲部份摘錄:

也許有人質疑,我們一方面主張將「繁體字」正名為「正體字」,一方面又採用大陸推動的「漢語拼音」,有無雙重標準?其實這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漢語拼音」系統是將國字以羅馬字母表示,以方便外國人辨認,主要是以外國人為服務對象的,不是針對本國人。事實上,漢語拼音是針對中文注音符號一對一發展出來的羅馬字,其實就是羅馬化的注音符號。「漢語拼音」的優點為:以有限的二十六個英文字母要來代表三十七個注音符號,儘量精減使用字母的個數,也減少書寫處理時間;而且以漢語拼音系統建立資料,製作檢索碼時,因各羅馬字母項目都有字屬之,不會像有的拼音系統偏重於某些字母,有些字母則閒置未善用,是較科學的一種系統。所以,漢語拼音自一九五八年問世以來,已使用四十六年,是一個成熟、全球廣泛使用的系統。

目前美國以及世界其他許多地區的圖書館、博物館,包括美國國會圖書館、哈佛燕京圖書館皆使用漢語拼音,聯合國也在一九八六年予以認證。目前全球約有十四億漢語拼音的使用人口,並且每天都在增加,因此,使用漢語拼音可以促進國際間資訊的溝通與交流,更可便利外籍人士來臺投資、求學與旅遊以及國人出國旅行、經商,這對於海島型經濟的臺灣而言,益顯重要。採用漢語拼音也不影響臺灣的本土化,故不宜採用漢語以外的其他中文譯音版本,否則將使臺灣與國際社會接軌更為困難。

我酸主張採用漢語拼音來羅馬化漢字,不過,學習國字我們仍主張採用注音符號,不用漢語拼音,因為注音符號有符合中文字型、親切自然、標注簡潔、單一發音等優點。此外,由口語到漢字之學習時,注音符號也是極佳的過渡學習工具。而且注音符號出版品普及率高,有助於提升學童國文水準。至於其他的鄉土語言也可以注音符號增補式來表示,閩南語、客家語也只要加上若干符號和聲調,即可清楚表示其發音。以羅馬字母來表示客家、閩南語拼音,並不是唯一的方式。但是現在有的各種拼音法有其歷史淵源,我們均予尊重,但是否一定要小孩子學這些字標,就見仁見智了。因此,目前在臺北市小學的鄉土語言教學,原則都不教羅馬字拼音,以免與英語音標混淆。

這段話說得不錯,漢語拼音用來給外國人看還可以,用來給國內人學習就不是很好了。

漢語拼音帶來的一個問題是,使得說話時字母化,最明顯的字母「z」,我聼過不少人讀與此漢語拼音字母相關的字如「滋」「紫」「資」的時候,其發音帶有英語字母「z」的特點,舌齒間震動音能夠明顯聽到。更何況,漢語拼音本身不太符合英語讀音,會使未經學習的外國人讀錯。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