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092011
 

現今由於大陸強制推廣普通話,大量禁絕當地語言,電視臺、學校無一例外,導致不少人衹懂一種漢語,即普通話。更有些家長衝昏頭腦,癡迷得不允許子女使用當地語言,衹准講普通話。現在人人都說學多一門外語有好處,那麼學多一門漢語語言就不好了嗎?顯然是有些人做奴隸做慣了,太聽話。

回歸正題,其實一個人如果懂得兩種漢語,最明顯的好處是,可以大幅度減少錯別字的出現頻率。我繼續以粵語及國語普通話爲例,兩種語言各舉一例。

1、「做」與「作」

在普通話中,「做」與「作」讀音完全一樣,但在粵語中就不同了。「做」粵拼zou6,不是入音字;「作」粵拼zok3,是入音字,讀起來有明顯的短促感。由於國語普通話缺乏入音,造成同音字太多,因此亦容易混亂。對於衹懂得國語普通話的人來說,要區分這兩字的用法需要死記硬背,但粵語使用者不需要。

常見的錯誤:「作客」錯成「做客」,「作法」與「做法」經常用錯。

2、「逼」與「迫」

在粵語中,「逼」與「迫」讀音相同,而普通話中兩字讀音不一樣。對於衹懂得粵語的人來說,區分用法需要死記硬背,但若懂國語普通話就不需要了。

常見的錯誤:「迫不及待」誤作「逼不及待」,「逼虎跳牆」錯成「迫虎跳牆」。

很顯然,如果懂得兩種語言的話就沒那麼多錯別字和使用錯誤了。有時如果字詞使用出錯,他人直接按照字義理解會出現嚴重理解問題。例如「這次作法不妥當」與「這次做法不妥當」,顯然是有區別的。「這次作法不妥當」會被理解爲「這次宗教儀式舉行不妥當」,而「這次做法不妥當」會被理解爲「這次的行動行爲、處理方式不妥當」。

因此使用文字的時候應該要注意不要用錯字,而減少錯別字又很有效的方法是,使用兩種漢語。其實這對大多數人而言是毫無問題的(除了那些被迫衹准使用一種漢語的人),比如兩廣、港澳人士使用粵語及國語,福建、臺灣、潮汕人使用閩南語及國語(潮汕人所用的潮州話屬於閩南語的一個分支),客家人使用客家話及國語(有些客家人能用不止一種漢語,常見有客家話+粵語+國語、客家話+閩南語+國語,這樣優勢更明顯)。

如此簡單方便快速高效的方法爲什麼不用呢,不要一味單一化地使用國語普通話了。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