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22011
 

每個大學生在校園裏應該都經歷過不少比賽之類的活動,即使未參加過亦會觀摩過。辯論賽就是其中一個完全公開的比賽活動,人人都能觀摩。我想不至於有人在大學幾年都沒觀摩過吧,那就實在太浪費了。有的辯論賽很精彩,有的就勉強過關,除了參賽者水平外,選題也很重要。因爲在辯論賽中,雙方的觀點幾乎都是對立的,站在對立面上,在這種情況下選題應該本身就有對立關係的。

我也曾經觀摩過一些辯論賽,恰好最近廣州有幾家媒體也在舉辦辯論賽,順便一談。

有些選題確實很到位,比如「大學應該寬進嚴出還是嚴進寬出」,「寬進嚴出」與「嚴進寬出」對立起來也比較容易。還有「人之初『性本善』」與「人之初『性本惡』」,也是一個很好的選題,如果把各種宗教及哲學思想都拿進來的話,會更加精彩。

而有些選題則是把「不是問題的問題」拿來談。比如「法治能否消除腐敗」,很顯然不但與法治有關,更是與民主程度、監督效率有關;就像在中國大陸這樣的環境之下,惡法一大堆,法治的是惡法,有法不依的是普通法。選出這樣的問題,是不是等於變相誤導他人呢。

又如「美麗是禍還是福」,完全就是個人問題和社會問題,是禍是福要看個人及所處環境,一旦要對立起來,毫無意義;同是善良的美人,一個在好的環境中相安無事,另一個在惡劣的環境中被人強暴,明明是社會和個人問題卻責怪別人美麗,還要說三道四,好一個強盜邏輯。這就相當於一個人被搶劫了卻被責怪「誰叫你有錢」,然後引發出辯論「有錢是禍還是福」,荒唐!

再來點對當下社會敏感點的話題。「同性戀是個人問題還是社會問題」,我想這是相當荒謬的辯論題目。對於真正的同性戀來說,答案相當明顯,因爲自己有經歷、有相關的感覺,雙性戀人士亦會知道答案;而對於異性戀人來說,無論怎麼猜都猜不透,即使去接觸過同性戀、雙性戀也沒用,因爲不會產生相應的感覺,辯論也是白辯、毫無意義、浪費時間。之所以有這種論題是因爲社會對於同性戀的不理解、排斥與歧視。這就好比20世紀中期的歐美、種族歧視的年代,一群白人在談論「黑人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是個人問題還是社會問題」。論題的根基本身就對某個群體不懷好意,很難想象最終能有什麼實質的結果。

接着來看看廣州幾個媒體選定的辯論題目,有關「幸福」的,說的是什麼是幸福、怎樣才算是幸福,然後拿幸福的其中幾個特點出來辯論。我一看就覺得太無聊了,每個人對於幸福都有不同的定義,可謂看法多多,拿出其中兩個看法當作對立面然後拿去辯論,這是什麼意思?拿其中一個觀點去否定另一個觀點嗎?兩個各自獨立無對立關係的觀點或相互融合的特性非要拿來放在對立面,這叫做幸福?怎麼看來看去我總覺得這是赤化「鬥爭」呢。

看完大學辯論題目再看社會上的辯論題目。其實社會上的辯論更加精彩。

大陸早前很火爆的「3Q大戰」(360與QQ),引發出網民爲兩家公司相互對立。不過,有更多的人則是兩者均不支持,一致反對兩家做法,而我則衹是觀望。還有簡化字與正統中文之間的針鋒相對,已經持續了幾十年,而我的看法是兩者可並存,正體中文官方、教育時使用,簡化字可以作為民間快速手寫體而使用。就連Open Source與Closed Source之間的爭論亦會時不時被重新擺上桌面,尤其是Open Source陣營呼聲極爲激烈(當然有時候是Closed Source呼聲更強,關鍵是看誰在相對弱勢的地位),在我看來這同樣很滑稽,雙方各有優點缺點,各自發揮所長就是了,有些領域相互之間是普通的競爭關係,作爲用戶(包括商業用戶),判斷標準是「誰提供的更好就用誰的」,而不是「誰呼籲得最大聲就用誰的」,除非花錢打廣告,因爲在商業領域就應該遵循商業法則,這沒什麼好說的。

從這麼多辯論來看,其實絕大多數的辯論論題都有中間地帶可走,有些有折衷方案,有些有灰色地帶,有些有過渡階段。即使是比較鮮明的題目,比如「大學應該寬進嚴出還是嚴進寬出」,本身也是有中間道路的。但是更多的題目,在我看來真是無聊到極點,本來並不是對立關係的或者說是帶有個人特點的還要拿出來辯論,純屬浪費時間;而那些本身無法可辯的、甚至帶有不正常思維的題目,強行拿去辯論,更是荒唐之極。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