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72011
 

圍繞着郎朗的爭議多如牛毛,其中最大的爭議點莫過於他的演奏風格,喜歡的人讚之爲「熱情」「豪放」,不喜歡的人斥之爲「做作」「誇張」。其次是2011年1月19日晚在白宮演奏反美音樂而惹起政治爭議,他自己辯稱因「旋律優美」而演奏。

從這兩個爭議來看,郎朗從來就不是一個會想太多的演奏者,基本上都是以自己的感受爲第一考慮,甚至有時會做出一些失禮行爲。

大陸兩大年輕鋼琴家分別是郎朗與李云迪,郎朗的演奏風格比較激烈,在演奏時的肢體動作、臉部表情相當豐富,如果看他演奏的話,有時候真不知道是看他的「動作表演」還是聼他的音樂演奏。李云迪與郎朗剛好相反,爲人低調,連演奏也「低調」,雖然有肢體動作、臉部表情,不過就不像郎朗那麼豐富,給人一種「專心彈鋼琴的人」的感覺。對我個人而言,看郎朗演奏是一件麻煩事,因爲他太喜歡身體表演、動作不少,致使有時會分心,到底是聼音樂還是看演員演技?而看李云迪的演奏相對舒服一些,不過如果讓他演奏一些比較「安靜」的曲目,那種感覺真的像想人凍死。如果僅僅純粹聼,那還比較好,兩人的表現都相當好。

可能是因爲郎朗本身的個性關係,他的第二個爭議亦很「順利」地出現了。2011年1月19日晚上,他在美國白宮爲奧巴馬和共產胡頭獻上鋼琴獨奏,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好選不選,居然選了反美電影《上甘嶺》音樂《我的祖國》。從現有報道來看,這是他的個人選擇。他個人對此解釋是:

熟悉音樂的人都知道,拉威爾的這首作品有著濃厚的東方意味,《我的祖國》是一首中國作品,兩首曲目一中一西,旋律都非常優美,可聽性很強,長度也適中,非常適合宴會這樣的場合演奏。

我又獨自演奏了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國》。能夠在眾多外賓,尤其是在來自‘五湖四海’的元首們面前演奏這首讚美中國的樂曲,仿佛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然後還叫別人不要藝術政治化、過多猜疑。

如果這是因爲預先安排好了曲目讓他演奏這些音樂,那就沒什麼好講,大家自然都知道應該把矛頭指向誰。但如果是他本人選擇並且還說「不要藝術政治化」,那真是太過無知了。反美電影《上甘嶺》本身就是政治化的藝術,包括配樂《我的祖國》亦是一樣。在別人的家裏演奏反別人家的音樂,這本身就是一個失禮的表現。試想下,如果有美國音樂家在人民大會堂演奏反共樂曲,事後還說該樂曲很好聽,又會引發什麼樣的衝突?那是外國人,頂多會被驅逐出境;如果是郎朗自己這樣做,極有可能會被秋後算賬。

這是個容易惹爭議的時代,科學會被政治所利用,藝術更不可避免地會被政治所利用。不留意的話,隨時都會惹爭議。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