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32011
 

月光博客的網站主龍威廉前幾天因說了句與大陸黑客有關的大實話而遭到入侵,月光博客受到攻擊,部份私人資料被盜,甚至包括銀行密碼。這一事件引發了公衆對黑客的猛烈砲轟,而黑客也在不斷以入侵、留言的方式來還擊。之所以造成這種怪局,還不是因爲大陸把黑客與駭客的概念混淆了。

何謂黑客?原來黑客是有國際標準定義的。依照該定義,黑客是「一位熱衷於研究系統和計算機(特別是計算機網絡)內部運作秘密的人」。這是維基百科的翻譯,原文:

hacker
    An individual who wanders into computers systems scattered
    throughout the Internet.  A hacker is breaks into systems because
    of curiosity, not maliciousness.  See also: cracker.

很顯然,黑客(hacker)與駭客(cracker)是兩回事。作爲真正的黑客,其技術一般都不低,他們對電腦系統、編程、網絡等都有很深的理解,就算是普通等級的黑客,他們也有能力修改一些軟件。比如開發出Linux的人,其開發者可以被稱作黑客。而用黑客技術行破壞之事的,就是駭客。

黑客擁有很高的技術,因此有能力入侵別的系統。以不同的目的去區分各種黑客,於是又有了好幾种稱呼。比如白帽黑客、黑帽黑客、灰帽黑客等,做SEO的人應該都聼過白帽SEO、黑帽SEO、灰帽SEO,其實都差不多,衹不過方向不同。同樣的技術,白帽黑客雖然具備攻擊性,但他們會用這些技術幫助改善軟件、開發更好的軟件;黑帽黑客會用同樣的技術真的去攻擊、入侵,這就是駭客,四個字概括完:專做壞事;灰帽黑客專在法理和倫理或個人喜好之間游離不清,就像灰帽SEO一樣,難以界定、易惹爭議。

還有更多的名詞,比如腳本小子(script kiddie),這些人拿到一些黑客軟件,然後按照部份已有的指示來實施攻擊或破解,不過其實自己並無多少專業知識,如果叫他們去編寫一個軟件,幾乎不可能。還有一種叫做「激進黑客」(Hacktivist),奉行黑客活動主義(Hacktivism),比如「紅客」,被不少人稱作是「民族主義共產糞青」,有時候也會爲某种目的做壞事,即駭客行爲。

在正常的社會,駭客們若被查到,就會被投入監獄,因爲其行爲等同犯罪。他們是入侵別的系統,就好比罪犯在他人商店內搞破壞。

其實,作爲普通人也應該要區分黑客與駭客的不同。在臺灣、香港,公衆已經知道區分,但在大陸卻還不會。在大陸,很多人嚮往着黑客的榮譽,不斷鑽研技術,在有一定的技術水準之後自稱黑客。但不幸之事降臨了。這裏面有部份人幹起了不法行爲,比如入侵他人的電腦系統、盜取個人私人資料,甚至還有銀行密碼。更令人氣憤的是,他們還以此爲榮,喜歡在得手後留言,並自稱XX黑客。如此一來,民衆就把黑客與駭客等同起來了。

當然了,駭客也不完全總是攻擊、破壞別人的系統,偷竊別人的資料,並非所有的黑客都讓大多數人厭惡。有些駭客專門破解各種軟件,比如Photoshop、Windows OS,這種駭客深得大衆歡迎。

再回到月光博客這件事。月光被入侵之後,入侵的駭客又再自稱黑客,並說一大堆「黑客榮譽」。作爲旁觀者,我能理解黑客們所追求的技術、追求的榮譽,白帽黑客是稱得起這些技術和榮譽的。但駭客呢,他們不配。龍威廉當時所講的「中國黑客」,其實就是在講駭客、「紅客」,而不是白帽黑客。在SEO界,黑帽SEO最終會被搜尋引擎判爲作弊、從搜索結果中移除。同樣,駭客的攻擊行爲也該被懲罰,由執法者處理。不過在大陸,這幾乎不可能。

龍威廉在收到駭客攻擊之後,被駭客駡是「外行人」,就像方舟子一樣是另類。在我看來,這駭客邏輯混亂。

龍威廉是外行嗎?不完全是,那些駭客與龍威廉其實都在同一大行業之內——電腦行業,並且都與軟件、網絡行業相關。稍有不同的是,龍威連專注于普通正當工作,而那些駭客精通于如何去攻擊他人。在攻擊他人、盜取他人資料這方面,龍威廉確實是個外行,他能做的也衹有防範。可以說,龍威連是守法好公民,那位駭客顯然不是。方舟子平時喜歡濫用「科學」,以「科學」之名到處亂敲,先是在自己的行業內肆意妄爲,用專業理論包裝歪理,使得外行人無法拆開,內行人遭受打壓;而對於他自己的外行也喜歡亂敲,上一次IPv9事件,我已經在這裏順便講過了。

這次入侵月光的駭客,還在公衆面前炫耀自己,結果惹來更多的罵聲,現在已經把黑客這一名詞與駭客劃上等號,真是「功不可沒」。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