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42011
 

「強拆」在現今中國大陸已經屢見不鮮,並因此導致衆人不滿、民怨沸騰。在大陸三大城市:北京(北平)、上海、廣州,都有強拆案例。在民國初期,廣州亦有過強拆行爲,並且看上去很嚴格。不過與現在相比,可能就差遠了。

以下是摘取的段落:

曹汝英當過兩廣大學的老師,出國到歐美考察多時,心中有了譜。他親自作出測量和規劃後,施工部門首先拆西門口的舊城基,並在城基上修路。沿線被指定拍賣的房子,如限期不遷,員警會前去強拆,有違抗的可以開槍。但習慣勢力卻難以改變。北洋政府的國務總理梁士詒是廣東人,他電告莫榮新、楊永泰等,要求保留「梁千乘侯祠」,於是只好修改路線。拆一德路石室附近城牆時,石室不少房子靠近城牆,教堂神父已把領地內的房子拿去出租,每年收回租金,如大新街,玉子巷等每年就收300多兩銀子,所以極力反對,令工程被迫停頓。後政府允許教堂在核准地段多建樓房(不限高度),才算達成協議,工程得以繼續。當然,有的也出於對文物保護的考慮。開闢文德路時,時任潮梅鎮守使的劉志陸寫信給魏邦平,要求保留府學東街的劉家祠。要躲避劉家祠,就要改變路線改拆孔廟(今市一宮內)的一部分。此舉真是「就得姑來失嫂意」,令時任孔教會長的林澤豐大為緊張,致電北京的廣東籍京官,要求楊、魏改路線,還揚言鑄楊、魏二人鐵像跪在廣府學宮(今市一宮)門前示眾。發過電報,還散發傳單,引起了風波。後經市政公所公開答辯,並向北京的粵籍官紳解釋所拆的只是靠近學宮的文昌宮(又名萬壽宮),事態始告平息。過去的中華路(今解放南路)不能直通珠江,因為有基督教青年會和法國人開的韜美醫院擋著,不能拆,只能繞靖海路才出江邊。而百姓也在考慮自己的利益,在興建惠愛路(今中山路)時,市政公所下令五日內拆除西城門及惠愛七約鋪戶,時各鋪戶居民「聞斯惡耗,有如晴空下霹靂,種種憂愁情況,莫可名狀。」(1919年9月5日廣州《國華報》)居民開會,呈訴政府,請求延期拆遷,並未得准。有的市民在西瓜園附近貼出春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拆城明日遷」。可見,由於各種利益的關係,形成巨大的阻力。但是,由於政府果斷的決心,雖然也作了妥協,仍然向前推進。修路時,也考慮現代城市的消防需要,對一些路段拓寬處理。

在這裏可以看到這幾個重點:

  1. 警察可以強拆,還能開槍,但清遺留下來的屈服勢力的現象依然未完全扭轉,有影響力的人一句話就可以暫停工作;
  2. 除了私人房產,有權有錢有名之士更是極力保護文物,甚至是市政府也要改變策略;
  3. 有上街抗議的自由,還能廣派反對傳單;
  4. 人們可以自由表達不滿。

而今時今日呢?強拆的無需警察出動,亦無須動槍,城管帶着拆遷隊直接拆屋;不但屈服勢力,還會主動避讓,不用對方出聲。無論民間如何保護文物,甚至在爭議階段也不管那麼多,照拆可也,拆完後都是以各種滑稽的理由打發市民。別說上街抗議了,就算挂個對聯、橫幅,一樣會被請去「喝茶」;那麼上網表達不滿吧,立即遭到刪帖。

這到底是進步還是退步?市容市貌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底下卻如此陰暗,甚至還不如90年前。看下今日臺灣,新聞裏面說得很亂,其實民衆生活相當舒適太平。而大陸剛好相反。這說明什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