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72011
 

今天是民國100年(2011年)7月7日,74年的今天,駐扎在豐臺的日軍進行夜間軍事演習,地點就在盧溝橋北側,剛好是國民革命軍駐地的附近。隨後日軍以「發現一名士兵失蹤」爲理由,要求入城搜查,被國軍駐軍拒絕其要求。隨後發生衝突,日軍進攻、國軍反擊。之後爆發8年時間的全面抗日戰爭。

我不打算在今天重述當日發生的事情經過,歷史存檔已經很明確地記錄了當時的經過(例如遠東軍事法庭記錄的秦德純的證詞,是比較準確的),因爲其後8年的全面抗戰纔是重點。恰逢民國建立100年,這段歷史更加不該忘記,正因爲有民國抵抗,我們今天纔不至於成爲日本的奴隸。可惜,後來民國卻遭到暗算,被逼至臺灣,抗日歷史在大陸也遭受篡改。所以我衹好說,大陸可以批評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但卻名不正言不順,日本同樣可以指責大陸篡改歷史。

1949年之後的大陸赤共總是大肆宣傳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國府「消極抗日」、攘外必先安内、九一八時國府命令不抵抗,自己領導的遊擊戰爭爲抗日打下基礎、建立統一戰綫、《論持久戰》給了人們鼓舞……

但一直以來卻沒什麼人去質疑,既然是中流砥柱,爲何歷史課本不見大量的大戰役戰鬥資料?十幾年間國府當時在做什麼呢?既然遊擊戰那麼成功,爲何未全面鋪開?若是統一戰綫,爲何不見支持者?《論持久戰》發表之前是否受到他人啓發?等等疑問,難以解開。

如果抛開大陸的宣傳資料翻開當年的歷史,就可以發現原來事實完全相反。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南京戰役、徐州會戰、蘭封會戰、武漢會戰、廣州戰役、南昌會戰、隨棗會戰、三次長沙會戰……大大小小各種戰役,國軍無一例外都是主要作戰力量。既然如此,怎麼會有「不抵抗」的命令?原來那是張學良下令的,而後來的南京國民政府及蔣中正都是下令必須抵抗。是不是《論持久戰》的作用呢?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沒錯,的確與持久戰有關,但抗日方面不是共產黨的《論持久戰》,而是蔣中正在在1931年演講時的「和戰兩用」及隨後形成的「抗日持久戰」思想,《論持久戰》不過是借鑑而已。難道《論持久戰》真的沒用?非也,對抗日無用不代表完全無用,它實際上等於叫紅軍趁國軍日軍打得正激烈,自己可以好好休整、慢慢壯大,甚至種植鴉片害人養己。

國軍主攻正面戰場,赤共一面「休養生息」,一面打所謂的地道戰、遊擊戰。但實際上,這些遊擊戰不但不能有效擊退日軍,反而害死了大量的人。詳情可見《真實的地道戰原來如此殘酷》。因此,統一戰綫純屬子虛烏有。不過,紅軍其實也真的抗擊過日軍,例如參與過百團大戰,最後平型關大捷,這本來很不錯,但毛澤東卻對百團大戰很不滿,說百團大戰過早暴露了八路軍實力、指責林彪頭腦發熱、在戰役中吃虧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紅軍養着不是爲了抗日、而是爲了反民國?最後結果有目共睹。

1945年日本投降,中國的國際地位、聲望到達了20世紀的最高水平,成爲聯合國創始國之一,在中國人面前,日本人衹能低頭哈腰。此時的中國本該休養生息,沒想到蘇俄趁勢在背後支撐赤共攻打民國政府,剛打完一仗的國軍疲憊不堪、難以招架。更令人心寒的是,由於蘇俄在美國打輿論間諜戰,發行大量唱好赤共的書籍以迷惑美國人,導致美國作出錯誤決策,停止向中國增援武器。加上赤共採用人海戰術,迫使平民參戰,國軍不敢打平民,甚至有國軍因此而被迫投降。最後中國政府唯有撤退臺灣,大陸被全面赤化。

所以說,赤共並非中流砥柱,而是偷梁換柱。時至今日,雖然有很多人不滿赤共,也對赤共某些歷史宣傳有所懷疑,但由於深受赤化思維的影響,至今仍然對平時灌輸的那一套繼續認同,比如承認成王敗寇而不認歷史事實、承認迫民參戰正確而不認國府護民。要是跟他們講述歷史事實戳破謊言,他們就會立即抓狂奮力以各種霸王理由來還擊。

要把這些修正過來,太難了。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