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52012
 

事先聲明,我本身亦是大陸人,請勿從標題把我判斷成港台人士。
《新發現》這份雜誌做得相當好,大多數文章的水準都很高,並且通俗易懂,它把許許多多最新科技、最新理論都介紹給普羅大衆。本期《新發現》(2012年2月刊)的「論壇」頁有一個留言,大意是說該雜誌幫助破除迷信,能幫助更多人分辨科學、偽科學和迷信。對此我倒不會完全同意,該雜誌在很多時候會因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而使得傳遞的信息出現誤導性,潛移默化的影響可能會帶來不少副作用。從我目前的觀察來看,外國作者的文章客觀性、準確性遠優於國內作者,即使外國文章的翻譯出現失誤。

我個人首先是畢業於計算機系,因此對於一些涉及到電腦科技方面的文章會特別敏感,即使是翻譯問題也會被我找出來。就以2012年2月刊爲例,第58頁中間那段寫着:

「通过重新制定网络地址的句法规则,电子邮箱间实现了准确无误的相互通信。具体而言,他选择了使用@符号——即“at”,译成中文为“在……地方”——来分隔用户名和主机名,实现二者的最佳结合。这位程序员设计了两个网址,TOMLINSON@BBN-TENEXA和TOMLINSON@BBN-TENEXB……」

好了,問題在哪呢?最顯著的翻譯錯誤是「两个网址」。很顯然,那兩個並不是網址,應該翻譯成「地址」。若翻譯成「網址」,會誤導他人將那樣的電郵地址與Web地址一同混淆。

第二個比較有問題的是62 ~ 63頁的那幅大圖。底下紅色的第2條表述顯得有些古怪:「網址被破解」。這回再次混淆了電郵地址與Web地址的概念,而且似乎他們把電郵地址當成密碼來看了。

既然電腦類的文章有問題,那麼其他種類的文章顯然亦會出錯。要知道,作者本身的觀點會有一定的偏向性,假如把自己的觀點混入文章當中當成客觀事例來描述,很容易誤人子弟。甚至乎會出現因政治立場的不同而出現完全不同的偏向性、不同的對待事物的態度,影響自身觀點的描述,使得原本應該客觀描述的文章變得主觀化。這一點在國內作者身上更加容易發現。

最可以說明事例的是兩種甜味劑的介紹文章:糖精、阿斯巴甜。2011年5月第64頁的文章介紹的是糖精,中國大陸人撰寫;2012年1月第92頁介紹的是阿斯巴甜,法國人撰寫。兩篇文章的作者觀點幾乎完全相反。
那位大陸作者的觀點是:未明確證明是有害的,便是無害;當前研究暫告一段落而出現的階段性成果,可以直接當作最終結論;受益者自己研究的結論是完全可信的;公共安全、民衆健康、民主決策不值一提;借文章描述糖精表達自己觀點之機會暗中詆毀中藥(每次提完「糖精未經驗證出有害」的觀點後,就說中藥「未經驗證有效」);對民衆的冷嘲熱諷若隱若現。
法國作者的觀點是:公共安全、民衆健康優先;科學研究應該由第三方權威機構進行而不是由受益者進行;不應該冒風險將新的添加劑在未經全面研究的情況下快速、廣泛地投入市場;研究若不夠全面就應繼續研究,直至全面客觀、理證充分,以證明到底誰是對的;現行的科學評價體系有問題(特指審核材料的專家);關心民衆。

幾乎是截然相反的態度。從文章的角度來說,法國作者顯然很負責任,而大陸作者實在是誤人子弟。本來,在客觀描述的文章當中插入自己的個人觀點並試圖影響大衆,是很多作者獲得尊敬的方法。但很難想像的是,這回大陸作者插入的卻是不負責任的觀點——不是堅持進行到底的科學研究,而是認爲「研究了那麼多次都發現不了問題,就肯定沒事」,並推論出「研究那麼多次都發現不了有效的證明,就肯定無效」,同時還認爲重複研究無必要。這些觀點不但顯得過度極端,而且還顯現出當前很多科技工作者的浮躁心態。而反民主就不用說了。

還好的是,由於這份雜誌的文章主要來自於法國人,而這些法國人基本上都技術過硬、態度嚴謹,可以抵消一部份來自大陸人的不客觀的思想。

因此可以這麼說,看科學類的文章與雜誌,可信度當屬外國人寫的最高,大陸作者寫的文章,除非是實幹家寫的(例如袁隆平、鐘南山),否則的話基本上看看就算了。如果把這個方法套在《新發現》雜誌上,那麼結論就是:即使衹看法國人的文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並且可信度很高。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