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12012
 

Google Chrome是個相當優良的瀏覽器,它甚至比Mozilla Firefox更加好,因此使用的人已經比Firefox的更多。此外,Google Chrome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在Windows中無論登入的用戶是不是管理員身份,均可安裝Google Chrome。這一點無論是Firefox還是Opera都「做不到」。因此就有人說,Google Chrome可以讓非管理員用戶獲得管理員身份來使用Chrome。這樣的評價,真是令人貽笑大方。

首先來看看Chrome會把自己安裝在哪裏。

可以看到,實際上Chrome的安裝路徑是在

\Users\<Your User Name>\AppData\Local\Google\Chrome\Application

而這個地方本身就是該用戶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方,並不需要管理員權限。換句話說,這相當於Chome自覺地把自己安裝在用戶的‘My Documents’裏面,因此根本用不着管理員權限。不過也正因為如此,給了那些不太懂的人一個錯覺:Google Chrome可以直接獲取管理員權限。

那麼Google Chrome到底是不是在使用管理員權限呢?做個實驗就知道了。

    1. 打開你的Chrome
    2. 按下CTRL + O
    3. 進入\Windows\
    4. 對準notepad按下右鍵,選擇打開
    5. 此時你會見到一個記事本窗口,利用它打開\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好了,修改下Hosts裏面的內容,然後按下CTRL + S,看看有何效果。是不是不能直接Save,而要Save as了?

透過這個簡單的實驗,就可以證明Google Chrome並非使用管理員身份。Google Chrome從一開始就並未使用過管理員權限,而是老老實實地在該用戶的權限中運作。

然而就如此簡單的道理,他們卻無法理解。

實際上Google Chrome的用法是在Unix/Linux中很常見,普通用戶不可以直接在系統區寫入內容,即使讀取都可能受限制。因此用戶自身會有一個區域,可以在這裏面做自己的事情,比如自己安裝軟件給自己用而不影響到整個系統。本來Windows XP及更新的版本都有這種功能,但是能夠遵守這個規定軟件實在不多,原因是多數用戶都會用管理員身份進入Windows來使用電腦。雖然WIndows Vista/7都透過UAC加強了這方面的控制,情況卻依然無多大改善,大多數軟件還是更喜歡把自己放到‘Program Files’、使用時產生的用戶數據及資料放在用戶區。

當然了,這樣做各有各好處。如果這台電腦衹有一個人使用,那麼問題不大;如果是多個人透過多個帳戶來使用同一台電腦,並且他們都用Chrome,就意味着需要重複安裝多次Google Chrome而浪費儲存空間。

不過對於部分Google的Fans來說,不需要管理員權限就能夠安裝瀏覽器,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在這種情況下要讓他們理智地理解背後的原理,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他們亦無法理解。

終於看完2012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音樂  Comments Off on 終於看完2012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Jan 022012
 

2012是個特別的年份,大家都開玩笑地說這是個末日之年。電影《2012》帶來的印象實在令人深刻。不過就算真的是末日年,新年始終還是要慶祝的,音樂會依然繼續要聽。今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又再一次準時演奏了。

今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由馬里斯•揚頌斯擔任指揮,而他上一次是在2006年。與2006年相比,最大的變化是他的白頭髮多了很多。當然了,最大的變化是,他居然換裝了,很多人都說這實在不可思議。不過不管如何,他今晚帶來的演出真的令人很開心。

首先一出場的是《祖國進行曲》,聽起來就是《拉德茨基進行曲》的變種,楊頌斯甚至還轉過身來,看看觀衆們會不會鼓掌。

接下來印象深刻的是《閑聊波爾卡》,童聲合唱團現身。我看了看,噢,有2個黑人小孩,真是國際化。

上半場結束,本來可以看到宣傳片的(看到了一個人在草坪上滑草的畫面),衹可惜CCTV爲了播放他們所謂的訪談而強行截止,順便播出指揮家的專訪。我心想,這個訪談本來就應該在音樂會開始之前播放才對啊,現在來播毫無意義,反而更掃興——導致宣傳片沒法看!如果我能夠收到臺灣的電視臺直播就好了,如果能夠看到原汁原味的歐洲衛星直播那就更好了,可惜都沒得看。

今年的宣傳片似乎比較短,衹有20分鐘。

下半場開場之後,終於有芭蕾舞可以看了。不過第一場舞蹈看似真的很黄,黄色的衣服、黄色的王宫大廳、感覺有點「黄色」的動作,真開放……

接下來印象再深刻的是《蒸汽機車加洛普》,那個火車的鳴笛、車輪轉動聲都模仿得很像,連指揮都拿起哨子來吹了。

好戲繼續來。緊接着的《打鐵法蘭西波爾卡》,童聲合唱團再次出現,同時工作人員拿出了兩個鐵砧(插在了木桶上)放在指揮臺那裏。演奏時,楊頌斯居然用錘子親自敲響了鐵砧,又一個不可思議!真是喜慶的場面啊!用現在的網絡說法,那真是很有喜感。

後邊接下來的《卡門四對舞》以及兩段來自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曲目,都使得整個音樂會變得耳目一新,至少沒那麼清寡。

緊接着又有舞蹈,這次是一對情侶進入了宫殿,那個女的看着天花板情不自禁地轉圈跳舞,於是鏡頭就來到了舞蹈畫面。舞蹈結束,男朋友拍了下她,她醒過來後覺得很失望。當他們走出去之後,她回頭一望,似乎看到陽台上出現了剛才舞蹈中的人,於是笑着又走了。看來比較有意境啊。

當《電閃雷鳴波爾卡》演完後,就來到加演曲目。與以往一樣,《藍色多瑙河》與《拉德斯基進行曲》都是必演的,而且《藍色多瑙河》演奏前一定會被打斷,讓指揮家致辭,演奏時一定會配上舞蹈。今年楊頌斯致辭了,可是很簡短;演奏確實也配上了舞蹈,但就不是像前幾年那樣,直接跳入觀衆席當中。如果跳入觀衆席當中,那個效果一定會更好。

最後的《拉德斯基進行曲》也是必演,觀衆也是按照慣例跟節奏在指揮示意下拍掌。

有關音樂會中指揮家的指揮風格,我想就沒什麼好點評的了,畢竟這場音樂會主要目的是給人帶來歡樂喜慶的氣氛,樂曲分析反而是第二位。在這種情況下,那些花絮花邊的東西,更應該吸引人——它們也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好了,最後祝各位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