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92012
 

2012年9月18日是九.一八事變的81年紀念日,原本應該衹舉行紀念活動,但由於日本過去三個月內對釣魚島頻繁動作,尤其是上週「購買」釣魚島,激起整個華人世界的不滿。除了「購島」後立即就有抗議、示威遊行,趁着九.一八紀念日再次表達不滿。

遊行示威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事情。然而在大陸,反日大遊行變成了「燒搶大遊行」,相關報導可謂遍地開花。這些反日的遊行隊伍在經過日本品牌的商店時,總會有人衝上去打爛店內設施、搶走可以拿走的商品;發現所經道路上有日系汽車,一律打爛、燒毀;甚至有商舖被燒毀。

結果大陸以外的媒體怎樣講?《中40年來最大反日遊行 走調》。對比港台遊行,人口質素立見高下:《港反日遊行 大陸人士感受自由氣氛

更誇張的還在後頭。9月18日,大陸各大城市開始第二輪反日遊行,這回連坦克都出動了。大陸媒體全部都不報道,衹有論壇和微博轉載了此事:《918广州爱国抗议示威活动现场 理性爱国非暴力

有多誇張,一望就知:

縱觀各大媒體報到,特別是大陸以外的媒體,或多或少都會懷疑這些遊行是共產黨、共產黨政府策劃的。我個人亦認爲有很大的可能。

粵地又被打壓

 中國, 廣州  Comments Off on 粵地又被打壓
Dec 182011
 

早在2010年8月,廣州市有個「政協委員」紀可光居然提出要禁止廣州台使用粵語,引發大批廣州民衆聚集江南西「散步」,這就是「江南西撐粵語遊行」,同時香港亦有聲援遊行。之後,官方才稍有收斂。但近期又有新動作,這回竟然是廣東省提出,凡是用粵語的電台、電視台,都要上報申請!真是欺人太甚!

就這幾天,香港爆出官方竟然在屯門良景邨、上水火車站的警示牌上使用簡化字,惹來一片抗議聲。與此同時,廣州的粵語媒體又受打壓。兩地均為粵地,都是語言文字受干預,擺明就是中共想要消滅粵地。

中共講求「黨性」,要求所有人思想、行動完全統一,「聽黨的指揮」。而廣州是全內地政治最為開放的城市,著名的南方媒體就在這裏。雖然仍受專制的制約,但仍會被中共認為「格格不入」——南方媒體敢言、敢於報導大新聞、講實話,這與中共的「思想統一」水火不相容。由於粵語的關係,中共央媒的電台及電視台對廣東人難以造成影響,在南方媒體的強力推動之下,廣東人也就更容易獨立思考。

而香港作為民主之地,更加被中共視為「眼中釘」。

中共的惡性極多,這次又再加多一筆。物極必反,等着看好戲。

民國100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

 中國, 評論  Comments Off on 民國100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
Jul 072011
 

今天是民國100年(2011年)7月7日,74年的今天,駐扎在豐臺的日軍進行夜間軍事演習,地點就在盧溝橋北側,剛好是國民革命軍駐地的附近。隨後日軍以「發現一名士兵失蹤」爲理由,要求入城搜查,被國軍駐軍拒絕其要求。隨後發生衝突,日軍進攻、國軍反擊。之後爆發8年時間的全面抗日戰爭。

我不打算在今天重述當日發生的事情經過,歷史存檔已經很明確地記錄了當時的經過(例如遠東軍事法庭記錄的秦德純的證詞,是比較準確的),因爲其後8年的全面抗戰纔是重點。恰逢民國建立100年,這段歷史更加不該忘記,正因爲有民國抵抗,我們今天纔不至於成爲日本的奴隸。可惜,後來民國卻遭到暗算,被逼至臺灣,抗日歷史在大陸也遭受篡改。所以我衹好說,大陸可以批評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但卻名不正言不順,日本同樣可以指責大陸篡改歷史。

1949年之後的大陸赤共總是大肆宣傳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國府「消極抗日」、攘外必先安内、九一八時國府命令不抵抗,自己領導的遊擊戰爭爲抗日打下基礎、建立統一戰綫、《論持久戰》給了人們鼓舞……

但一直以來卻沒什麼人去質疑,既然是中流砥柱,爲何歷史課本不見大量的大戰役戰鬥資料?十幾年間國府當時在做什麼呢?既然遊擊戰那麼成功,爲何未全面鋪開?若是統一戰綫,爲何不見支持者?《論持久戰》發表之前是否受到他人啓發?等等疑問,難以解開。

如果抛開大陸的宣傳資料翻開當年的歷史,就可以發現原來事實完全相反。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南京戰役、徐州會戰、蘭封會戰、武漢會戰、廣州戰役、南昌會戰、隨棗會戰、三次長沙會戰……大大小小各種戰役,國軍無一例外都是主要作戰力量。既然如此,怎麼會有「不抵抗」的命令?原來那是張學良下令的,而後來的南京國民政府及蔣中正都是下令必須抵抗。是不是《論持久戰》的作用呢?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沒錯,的確與持久戰有關,但抗日方面不是共產黨的《論持久戰》,而是蔣中正在在1931年演講時的「和戰兩用」及隨後形成的「抗日持久戰」思想,《論持久戰》不過是借鑑而已。難道《論持久戰》真的沒用?非也,對抗日無用不代表完全無用,它實際上等於叫紅軍趁國軍日軍打得正激烈,自己可以好好休整、慢慢壯大,甚至種植鴉片害人養己。

國軍主攻正面戰場,赤共一面「休養生息」,一面打所謂的地道戰、遊擊戰。但實際上,這些遊擊戰不但不能有效擊退日軍,反而害死了大量的人。詳情可見《真實的地道戰原來如此殘酷》。因此,統一戰綫純屬子虛烏有。不過,紅軍其實也真的抗擊過日軍,例如參與過百團大戰,最後平型關大捷,這本來很不錯,但毛澤東卻對百團大戰很不滿,說百團大戰過早暴露了八路軍實力、指責林彪頭腦發熱、在戰役中吃虧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紅軍養着不是爲了抗日、而是爲了反民國?最後結果有目共睹。

1945年日本投降,中國的國際地位、聲望到達了20世紀的最高水平,成爲聯合國創始國之一,在中國人面前,日本人衹能低頭哈腰。此時的中國本該休養生息,沒想到蘇俄趁勢在背後支撐赤共攻打民國政府,剛打完一仗的國軍疲憊不堪、難以招架。更令人心寒的是,由於蘇俄在美國打輿論間諜戰,發行大量唱好赤共的書籍以迷惑美國人,導致美國作出錯誤決策,停止向中國增援武器。加上赤共採用人海戰術,迫使平民參戰,國軍不敢打平民,甚至有國軍因此而被迫投降。最後中國政府唯有撤退臺灣,大陸被全面赤化。

所以說,赤共並非中流砥柱,而是偷梁換柱。時至今日,雖然有很多人不滿赤共,也對赤共某些歷史宣傳有所懷疑,但由於深受赤化思維的影響,至今仍然對平時灌輸的那一套繼續認同,比如承認成王敗寇而不認歷史事實、承認迫民參戰正確而不認國府護民。要是跟他們講述歷史事實戳破謊言,他們就會立即抓狂奮力以各種霸王理由來還擊。

要把這些修正過來,太難了。

惹人爭議的郎朗

 評論, 音樂  Comments Off on 惹人爭議的郎朗
May 072011
 

圍繞着郎朗的爭議多如牛毛,其中最大的爭議點莫過於他的演奏風格,喜歡的人讚之爲「熱情」「豪放」,不喜歡的人斥之爲「做作」「誇張」。其次是2011年1月19日晚在白宮演奏反美音樂而惹起政治爭議,他自己辯稱因「旋律優美」而演奏。

從這兩個爭議來看,郎朗從來就不是一個會想太多的演奏者,基本上都是以自己的感受爲第一考慮,甚至有時會做出一些失禮行爲。

大陸兩大年輕鋼琴家分別是郎朗與李云迪,郎朗的演奏風格比較激烈,在演奏時的肢體動作、臉部表情相當豐富,如果看他演奏的話,有時候真不知道是看他的「動作表演」還是聼他的音樂演奏。李云迪與郎朗剛好相反,爲人低調,連演奏也「低調」,雖然有肢體動作、臉部表情,不過就不像郎朗那麼豐富,給人一種「專心彈鋼琴的人」的感覺。對我個人而言,看郎朗演奏是一件麻煩事,因爲他太喜歡身體表演、動作不少,致使有時會分心,到底是聼音樂還是看演員演技?而看李云迪的演奏相對舒服一些,不過如果讓他演奏一些比較「安靜」的曲目,那種感覺真的像想人凍死。如果僅僅純粹聼,那還比較好,兩人的表現都相當好。

可能是因爲郎朗本身的個性關係,他的第二個爭議亦很「順利」地出現了。2011年1月19日晚上,他在美國白宮爲奧巴馬和共產胡頭獻上鋼琴獨奏,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好選不選,居然選了反美電影《上甘嶺》音樂《我的祖國》。從現有報道來看,這是他的個人選擇。他個人對此解釋是:

熟悉音樂的人都知道,拉威爾的這首作品有著濃厚的東方意味,《我的祖國》是一首中國作品,兩首曲目一中一西,旋律都非常優美,可聽性很強,長度也適中,非常適合宴會這樣的場合演奏。

我又獨自演奏了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國》。能夠在眾多外賓,尤其是在來自‘五湖四海’的元首們面前演奏這首讚美中國的樂曲,仿佛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然後還叫別人不要藝術政治化、過多猜疑。

如果這是因爲預先安排好了曲目讓他演奏這些音樂,那就沒什麼好講,大家自然都知道應該把矛頭指向誰。但如果是他本人選擇並且還說「不要藝術政治化」,那真是太過無知了。反美電影《上甘嶺》本身就是政治化的藝術,包括配樂《我的祖國》亦是一樣。在別人的家裏演奏反別人家的音樂,這本身就是一個失禮的表現。試想下,如果有美國音樂家在人民大會堂演奏反共樂曲,事後還說該樂曲很好聽,又會引發什麼樣的衝突?那是外國人,頂多會被驅逐出境;如果是郎朗自己這樣做,極有可能會被秋後算賬。

這是個容易惹爭議的時代,科學會被政治所利用,藝術更不可避免地會被政治所利用。不留意的話,隨時都會惹爭議。

Apr 012011
 

今日愚人節,愚人笑話滿天飛,國外在今日更是樂此不疲。今天大陸也有很多民衆在參與這個愚人活動,玩得津津有味。有評論說愚人節很不適合中國這樣的國家,這倒一點都沒錯。

別人的愚人節每年過一天,但中國大陸的人幾乎每天都在過,已經成為習慣。共匪及其磚家就是愚人主,有圖為証:

其言論及行爲令人髮指,但大陸的人不得不忍受之。誰來救救大陸人?

大陸愈來愈狂了

 中國  Comments Off on 大陸愈來愈狂了
Mar 162011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最近大陸就是這種形勢。

聽説大陸準備建立第二個北韓式局域網,可能會在今年展開,方式可能是建立網站白名單。知道這個消息後,我有兩個反應。一是無奈,我們的網絡就這樣被人亂截亂封,即使是破網軟件亦在疲於奔命地不斷更新。第二個就比較複雜,我想我還是引用古話:

中國有句古話:「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英雄之道,先狂後亡;凡人之心,先亡後狂;我自狂之,奈何我亡。」
外國亦有類似意思的話:「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

現在,大陸愈來愈狂了,尤其是體現在封網的關鍵詞數量增速變快,什麼都想屏蔽,簡直就是發狂的表現。按照那古話來解釋,也許離亡「國」(共產僞國)的時間更加接近。不是還有一句話嗎,叫做「黎明前的黑暗」,現在越是黑暗,離白天就越近。

自從六十幾年前白日東落,天地進入紅霞黃昏之後,就慢慢變黑。白日落前天會變暗令人感到一天又該過去,晚霞大紅大紫很好看,但白日落下之後呢?一片漆黑!即使有燈有光也還是阻擋不住漫天黑暗的事實。星空雖然好看,但長期生活在黑暗中能做什麼呢,在黑暗中人們最常做、必做的事就是睡覺。沉睡中的人最容易任人宰割,因爲睡着不知道,等到驚醒的時候往往已經遲了,無法挽救了。但總會有幸存者的,醒來的人越多反而越安全。無論天再黑,最終都要天明的,白日一定會東昇,陽光普照大地。

隨着第二天白日升出的到來,絕大多數人們終究會醒來,屆時就需要告知他們黑夜中所發生的一切背後的事實。

昨天又有散步,各地繼續緊張

 中國  Comments Off on 昨天又有散步,各地繼續緊張
Mar 072011
 

昨天(3月6日),大陸多個地區繼續茉莉花散步行動,香港亦加入其中。相比起內地,香港的反應更爲自由,而內地三大主要城市中,同是廣府兼廣府中心的廣州反應較爲冷淡。

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增派了不少警力和巡邏,據説還預先關禁部份維權等人士。據説民國78年的6月4號,廣州亦有遊行,但爲數不多。廣州在淪陷給紅色之前不是這樣的,當年曾經連孫文的兒子孫科都被造謠罵過,但駡人者沒事。還有當年各種各樣的遊行數量衆多,時至今日幾乎消失殆盡,僅僅江南西那一次散步大規模成功過。可能都被壓怕了。

至於北京和上海等地,不用我說了,新聞上到處都有得看。反而北韓值得一提,因爲南韓的宣傳,現在北韓很緊張,連金家官邸都要坦克駐守。有一句話說得對,「出來混,遲早要還」,隻手遮天這麼多年,有的甚至都大半個世紀了,報應很快就來臨了。

還有一句話也說得好:「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紅色中國的節日:學雷鋒

 評論  Comments Off on 紅色中國的節日:學雷鋒
Mar 052011
 

每年的3月5日,紅色中國向全國倡議「學雷鋒」,表面上是說「做好事、做好人」,並使大量的社工、志願者、大學生探望、幫助各地養老院、孤兒院、低保戶,再令媒體大幅度報道。時至今日,這些表面功夫依然做到足,但是愈來愈多的人都懶得理睬「學雷鋒」。這下就出現了更多的「宣傳大使」倡議,「學習雷鋒好榜樣」。

現在,我個人是不會參與「學雷鋒」的了,做好人好事是要長期行動的,不是一天、一月就能做得到。更何況,「學雷鋒」本身帶有特殊目的。

先來看看「學雷鋒」時所唱的歌「學雷鋒雷鋒好榜樣」,歌詞如下:

學習雷鋒好榜樣 忠於革命忠於黨 愛憎分明不忘本 立場堅定鬥志強 立場堅定鬥志強

學習雷鋒好榜樣 艱苦樸素永不忘 願做革命的螺絲釘 集體主義思想放光芒 集體主義思想放光芒

學習雷鋒好榜樣 毛主席的教導記心上 全心全意為人民 共產主義品德多高尚 共產主義品德多高尚

學習雷鋒好榜樣 毛澤東思想來武裝 保衛祖國握緊槍 繼續革命當闖將 繼續革命當闖將

感覺如何?這不就是宣傳叫人們效忠共產黨嗎,紅色氣息太重了。

雷鋒何許人也?雷鋒原本是共軍的一個普通士兵,好人好事是做了不少,而且每次做完好人好事都寫在日記本裏。後來得到匪毛提拔,倡議全國學習他。

問題就來了,雷鋒到底爲何會得到匪毛提拔重視?原來雷鋒一直崇拜着匪毛,此時匪毛又在搞個人崇拜,於是當然很高興了,就把雷鋒作爲一個活教材,好讓全國的人都像雷鋒那樣崇拜自己。這從歌詞裏面就看得清清楚楚。後來雷鋒死了,更將此發揚光大。

雷鋒是怎樣死的?說到雷鋒的死,又帶出一個欺騙人的謊言。當時官方說,「1962年的一天,雷鋒在指揮戰友倒車的時候,被電線桿子砸在頭部,傷勢過重,大腦溢血,停止了呼吸。」

然而雷鋒的死法還有好幾個版本。

《雷鋒故事》:「一九六二年八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多鐘,細雨霏霏,雷鋒和他的助手喬安山駕車從工地回到駐地。他們把車開進連隊車場後,發現車身上濺了許多泥水,便不顧長途行車的疲勞,立即讓喬安山發動車到空地去洗車。經過營房前一段比較窄的過道,為安全起見,雷鋒站在過道邊上,揚著手臂指揮小喬倒車轉彎;『向左,向左……倒!倒!』汽車突然左後輪滑進了路邊水溝,車身猛一搖晃,驟然碰倒了一根平常曬衣服被子用的方木桿子,雷鋒不幸被倒下來的方木桿子砸在頭部,當場撲倒在地,昏過去……」

攝影記者張峻(他參與過《雷鋒的故事》創作):「電影《雷鋒》、《離開雷鋒的日子》,以及《雷鋒的故事》等文學作品,在報導和立說雷鋒之死時都有錯誤:「8月15日上午10點半(注意:時間改了),從外地運了服裝回來,回來以後,這車需要保養了,(注意:開始八股式的文藝創作了)那麼雷鋒就跟連長提出來,我們自己保養行不行,連長一聽很好,連長也是想讓他們好好學習一下,這個時候雷鋒想鍛練一下喬安山,讓喬安山開著車到車廠去。我們那個營房,這個房子和這個房子中間有個道,門這塊兒有兩個桿子,實際也當門,是曬衣服的,不是電線桿子,現在外頭報導,雷鋒的故事也好,寫的也好,電影也好,《離開雷鋒的日子》也好,都是這麼粗的一個電線桿子,實際不是電線桿,就是這麼一個方木桿,很細的一個桿子,就這麼高,(喬安山)開上車以後,他告訴雷鋒這不行,這彎拐不了,你趕快過來,雷鋒說開呀,往前走,這時候就熄火了,他說走走,趕快走啊,不是往後退,現在傳了40年都是倒車,不是倒車,是往前開車,那麼雷鋒就在這兒,在車底下指揮他,走啊走啊,喬安山一加大油門一下就走了,這個桿子打在雷鋒右太陽穴上,打完以後,喬安山開車走了(注意:車撞了東西,一個職業司機還不知道),到洗車廠了,班長哪兒去了,有個新兵就喊,雷鋒叫車軋了,實際不是軋了,是桿子打了,連長就出來了,喬安山趕快就回來了,就抱著雷鋒,這時候雷鋒不省人事了,也沒說話,血往下淌,……」

我查了下一些資料,原來雷鋒是在指揮倒車的時候失職開小差而讓汽車把電綫杆裝倒被壓死的,也就是說,雷鋒纔是這起事故的肇事者

還有雷鋒一系列所謂的文章和日記幾乎都帶有強烈紅色氣味,基本上可以肯定不少都是在胡編亂造。想想看,那麼多故事居然還有照片,顯然是有人在導演。